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访:中美关系“吵吵闹闹但总体可控”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将在复杂的背景下拉开帷幕:南中国海上空气氛日益紧张,奥巴马任期即将结束,该对话机制能否延续前途未卜。中美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认为,两国之间的摩擦还会继续增加,但总体上仍会维持稳定。

Barack Obama Xi Jinping China Washington USA

今年3月31日奥巴马在华盛顿会见习近平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在下周一召开,最近一段时间两国因为南中国海问题分歧日益加大,在这种气氛下,这次对话取得实质性成果的前景如何?

金灿荣:中国方面一直重视与美国对话,但是今年的对话肯定比往年要困难一点。原因就是中美目前围绕南海问题有着比较紧张的博弈,另外还有一个背景就是,奥巴马即将卸任,新的美国政府不知道是否还会延续这个对话机制。中国当然是非常希望这个对话能够继续下去。在对话背景比较复杂,对话这个机制本身的前景也不明朗的情况下,我个人直觉是中国方面非常希望下周即将举行的这次对话能够取得成果,让美国方面感觉到这个机制有价值,新政府也能延续下去。

China Jin Canrong Interview in Beijing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

我大胆推测这次对话可能主要聚焦在三个话题上:首先是经济对话,中美可能会就双边投资协定(BIT)作进一步的协商,就所谓的负面清单达成某种共识。战略对话的焦点应该是台湾问题,在台湾政治发生变化之后,两岸关系前景不确定,如何保障海峡两岸不出事儿应该是中美讨论的中心。另外在战略对话下面还有一个小的机制是安全对话,这个对话的主题应该比较明确了,就是南海。如何在南中国海的立场对立的情况下保证双方不发生军事摩擦,这也是一个焦点议题。

德国之声: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菲律宾向海牙国际法庭提交了一份诉讼,并且得到了美国的支持。这一仲裁结果将在近期公布,届时中美关系是否面临继续恶化的威胁?

金灿荣:中国对菲律宾提交诉讼的态度是不参与、不接受。中美之间肯定会有摩擦,美国会借此指责中国不尊重国际法,而中国则会说这个事儿是你美国操纵的。因为菲律宾的诉状是美国人帮他们写的,三千多份佐证材料也是美国人帮他们找的。所以中国认为这是个政治行动而非法律行动。

围绕这个南海仲裁决议案的分歧,双方会有舆论上的对抗。另外也可能会有外交上的较量,美国会利用很多平台来批评中国,比如G7、香格里拉会议、慕尼黑安全会议等。中国也会拉自己的朋友圈。此外不排除美国对中国采取某种经济制裁。比较令人担心的是美国加大施加军事压力,引发中方的军事对抗,这就比较麻烦了。所以我也估计这次第八轮战略经济对话中的安全对话,一定会集中在这个话题上,即如何在双方立场尖锐对立的情况下,保证不发生军事冲突。

Taiwan Tsai Ing-wens Amtsantritt

蔡英文上任后,两岸关系走向颇受关注

德国之声:台湾的新政府刚上任,目前在各方面的立场还不是很明朗。美国对于台湾政府更迭之后,两岸之间的关系发展如何看待?

金灿荣:美国很关心两岸关系,蔡英文在"5·20"宣誓就职的时候,美国派了很大的代表团去参加。在台湾问题上美国的态度是一贯的,就是希望两岸不要出事儿。蔡英文也向美国保证过,要保持现状。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政策是很稳定的。

德国之声:近日朝鲜劳动党高层访问了中国,此前也有媒体报道称美中两国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促使朝鲜返回朝核问题谈判桌。您认为双方是否有可能利用这次对话继续磋商朝鲜问题?

金灿荣:中美对话已经进行到第八轮,它的特点就是涉及议题非常广泛。我们刚才讲到的三个议题是"焦点",但也不意味着忽略其它问题。我认为在这个战略对话下面,一定也会谈到朝鲜问题。中美在反对朝鲜拥核的问题上立场是一致的,是可以合作的。只不过中国与朝鲜是邻居,我们的顾忌就多一点。中国一方面同意制裁,施加压力迫使朝鲜弃核,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出现敌对关系。所以就会有在制裁的同时两国高层交往还在进行中的情况出现。

德国之声:有评论分析指出,奥巴马一些前任比如小布什或者克林顿比较倾向于在任期最后一年中改善美中关系,以便给下一届政府留下较为有利的延续基础。但是奥巴马任内的最后一年,中美关系却日渐紧张。您认为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几个月里,两国关系还会有新的转机吗?

金灿荣:奥巴马政府执政以后的中美关系确实和以前不太一样。在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都是一开始关系不太好,到后来慢慢又好了起来。但奥巴马任内的趋势是相反的:一开始还不错,他在09年上任之后就到中国访问,但是后来慢慢关系就变差了。但这种相反的发展曲线应该和奥巴马的个人意愿没有关系,是两国力量消长变化的一个结果。在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中国距离美国很远,美国还是很自信的。 但在奥巴马任内,中国慢慢赶上来了,去年中国的制造业总量已经相当于美国的150%。这就让美国增加了对中国的防范,所以不管是谁当总统,这一点都是不变的。

但我个人认为奥巴马本人还是想稳定中美关系的,希望离任以后留下一个好的"遗产"。所以我大胆推测,尽管围绕南海问题吵吵闹闹,但是9月份奥巴马还是会来杭州参加G20峰会,11月在拉美召开的APEC会议习近平也会去,所以年内两国元首还会有两次见面,这对中美关系发展还是会有所帮助。在奥巴马离任的时候,两国关系总体应该是稳定的,框架就是"既竞争又合作",尽管竞争面比以前更大了。

德国之声:说到习近平与奥巴马的会面,就令人回想起2013年在安纳伯格阳光庄园的那次会谈,习近平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时隔数年,您认为在这个新型大国关系方面有没有取得进展呢?

Boldkombo Hillary Clinton Donald Trump Emotionen

金灿荣:不管谁当下一任美国总统,中美关系基调不会变

金灿荣: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观意愿是很好的,就是希望中美两国不要陷入"老大老二之间必有一战"的历史悲剧。美国大概对这个主观愿望也不否定。新型大国关系主要有三个内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和合作共赢。美国对第一点不冲突不对抗也是认同的,只不过对后两点有一些保留。可以说,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思路没有起到我们所期待的那么大的作用,但是至少没有负面作用。

不管下一任美国总统是谁,我对中美关系未来保持稳定都是很有信心的。尽管摩擦会越来越多,但是问题是可控的。所以维持一个"吵吵闹闹但大致可控"的中美关系的前景还是值得看好的。

采访对象简介: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主要研究领域美国政治与外交。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