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专访:中国的九段线“没有国际法基础”

马尼拉希望国际常设仲裁法院宣布北京在南中国海海域的大部分领土主张无效。德国之声就此案可能产生的影响采访了菲律宾最高法院的高级陪审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Antonio Carpio)。

Karte Südchinesisches Meer Besitzanspruch China Englisch

中国针对南海主权提出了“九段线”的说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本月初,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主张受到国际机构的审视。因为,位于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开始就菲律宾提起的诉讼进行听证。马尼拉要求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运作的常设仲裁法院判定中国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提出的领土主张无效。理由是北京的做法践踏了其他国家的权利,并对当地环境造成相当大的破坏。

中国认为该法庭没有权力对菲律宾提出的诉讼进行裁决。目前中国的这一提法正在得以评估,相关听证会于7月初展开。北京方面此前已经以此为由拒绝参与本案,并呼吁马尼拉应该撤消诉讼,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议。

海事律师指出,中国一直采用所谓的"九段线"(nine-dashed line)的说法主张对南中国海350万平方公里海域的90%拥有主权。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和台湾也对中国在这片资源丰富海域所提出的主权主张发出了挑战。但他们还没有加入菲律宾所发起的诉讼。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海域修建可被用作军事用途的人工岛屿表示担忧,因为这可能削弱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和海上军事实力。

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菲律宾最高法院的高级陪审法官安东尼奥·卡皮奥。他讲述了为什么国际法庭的判决最终有可能对菲律宾有利,以及如果北京方面决定忽略相关判决的结果,为何将会承担巨大的声誉上的代价。

德国之声:菲律宾向海牙国际法庭就中国在南中国海海域的领土主张提出诉讼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卡皮奥:菲律宾提出诉讼的核心内容就是中国提出的"九段线"概念。中国据此认为,南中国海85.7%的海域都归中国所有。这种说法违反了国际法,尤其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Philippinen Antonio Carpio

安东尼奥·卡皮奥(Antonio Carpio):“除了中国的学者以外,几乎所有的海洋法学者都同意‘九段线’的定义严重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换一种方式说,像中国这样的一个沿海国家能够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框架下宣称对它海岸线350海里以外的区域(专属经济区外200海里外加大陆架之外150海里)拥有主权吗?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种主权主张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框架下明显无效。而这部海洋法公约是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海洋宪法。中国和菲律宾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

德国之声:菲律宾最终想让法庭就何作出裁决呢?

卡皮奥:菲律宾要求法庭宣布中国提出的九段线说法无效。分界线规划的水域不能覆盖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和它的大陆架延伸区域。

菲律宾还要求仲裁法院判定一些特定海上地貌特征或是仅有周边12海里领海主权的岩石,或是不拥有任何主权海域的低潮高地,无论哪个国家对这些地质特征宣布拥有主权。

德国之声:中国最近敦促菲律宾放弃解决南中国海海域领土争端的尝试,而是应该和北京直接展开谈判。您对北京拒绝接受法庭的裁决,也不参与诉讼的决定怎么看?

卡皮奥:中国拒绝参与国际仲裁法庭庭审过程的做法只是意味着中国知道它无法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框架下维护自己"九段线"的说法。

除了中国的学者以外,几乎所有的海洋法学者都同意"九段线"的定义严重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当今时代,一个国家依然表示对几乎整个海域都拥有主权的做法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德国之声:您对仲裁法庭的判决结果对菲律宾有利抱有多大的信心?

卡皮奥:如果法庭允许中国九段线的说法成立,那就意味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至关重要的南中国海不适用。全球一半的海运贸易需要经过这里,如果海洋法公约对其不适用,就会令人严重怀疑海洋法公约能否解决我们这个星球上其他海域与此相似的争端。这将是海洋法公约覆灭的开始。

德国之声:就算菲律宾能够从国际仲裁法庭的判决中受益,那又能怎样呢?

卡皮奥:北京方面已经宣布它将忽视仲裁法庭所做出的任何对中国不利的判决。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除了把中国蔑视国际法的做法交给联合国大会和其他国际机构仲裁以外别无选择。最后,中国在声誉上的代价会是巨大的。

就像许多最初不顾国际法庭对其不利仲裁结果的国家一样,中国将意识到合规的代价将远远小于行为不合规的代价。

我预计到最后,也就是说多年以后。中国将最终意识到并接受没有任何国家,无论是沿海国还是内陆国,都不会同意中国对整个南中国海海域提出拥有主权或主权管辖的主张。

安东尼奥·卡皮奥是菲律宾最高法院的高级陪审法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