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家警告中国扩建核能风险大

福岛核电站事故3个月后,欧盟刚刚全面启动核电站压力测试,中国已传出13座正在运行中的核电站已结束安全检查的消息。与此同时,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何祚庥向德国《世界报》表示,中国应该告别大范围核能扩建。

default

位于福建中部的福清核电站

据中国环保部网站消息,中国环保部副部长李干杰近日在会见美国能源部核能助理部长彼得·莱昂斯时表示,中国核电大检查从今年4月开始启动,预计用半年时间完成。其中,第一阶段,即对运行中的核设施进行安全检查的工作已经完成。

在欧盟各国,对核电站压力测试的内容主要侧重于自然灾害,比如洪水、地震、飓风所带来的潜在危险。人为因素,如发生在核电站范围内的飞机事故等也被涵盖在内。中国核电安全大检查是否也对上述方面进行重点考察,官方并未向公众透露具体内容。对于中国运营中的核电站已经结束安全检查的消息,旅居德国的核物理学家费良勇表示质疑:

"我是不太相信这么快就做出了。最多是某些方面做了一点安全应急系统方面的监测。反应堆安全其实涉及面非常广,出问题主要出在热供流体方面,反应堆紧急停止一般一两秒就可以紧急停堆,但紧急停堆后还有百分之几的功率,剩余功率至少在1%以上,1%的功率相当于两、三万千瓦,这么大的能量如果不及时带出来,堆芯就会烧毁。甚至产生高温、高压气体,一旦冲破安全壳,放射性物质就会溢出,因此事先各方面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好。破口事故是对反应堆安全影响最大的,无论是地震还是别的原因,可能某些管道发生断裂,这对反应堆的安全威胁最大。"

核电站选址问题多

地震、洪水、飓风等自然灾害被视为对核电站安全最大的考验。在中国,核电站运营方对核反应堆抗震级别不予公开。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何祚庥在接受德国《世界报》采访时说,他估计中国老的核电站只能抗6.5级地震,在建的第三代核反应堆能够抗7级地震。但对引起福岛核电站事故这样的9级地震就没有办法。另外,对于官方关于今后核电站选址的一些标准,何祚庥也提出质疑。中国一些官员表示,今后核电站只会建在1000年没有发生过4级以上地震的地方,比如湖南省。何祚庥则指出,湖南刚刚经历了持续数周的百年大旱,到哪里去调取冷却水显然是个大问题。

核物理学家费良勇赞成中国继续发展核能,但他也指出:"我觉得中国主要是管理体制不透明,是根据政治风向来决定技术问题。某地该不该修核电站,应该由专家说了算,而不是由共产党,由党委说了算。中国说到底是党指挥一切,也指挥了日常的生活,指挥了科学技术。比如现在核电站的选址是不是合适,是不是由专家决定?我相信中国是没有那种自由的。"

官方隐瞒核电站真实成本

83岁的核物理学家何祚庥对《世界报》表示,中国能源计划部门不仅在应对核设施风险方面很幼稚,而且低估了核能其实十分高昂的价格。根据中国发改委审批部门的说法,核能比通过原油获得的能源最多贵20%。但是,核电站安全成本、铀的购买、核废料的处理及最终储存等所带来的费用都没有折算进去。何祚庥说,目前已知的全球铀矿藏仅能供500个1千兆瓦的核电站运转60年。而中国计划在2020年将核电站增加至100座以上,核发电量增加到70-80千兆瓦,到2050年还将增加到400千兆瓦。因此,在铀矿供应方面,中国将面临巨大的竞争。何祚庥还开玩笑地说,核废料最安全的处理办法是用火箭将其送入太空,但把一吨核废料送入太空光运费就得花1000万欧元,更何况中国火箭发射的成功率为95%到96%,也就是说还有掉下来的可能性。

何祚庥认为,经济增长的压力和发展不平衡使中国无法象德国那么干脆地退出核能,但日本的核事故和德国政府由此作出的退出核能的反应发出了警示信号,也就是必须打破核能有长远未来的幻想。

中国官方称,到10月前还将对28座在建的核电站进行安全检查,在中国核安全规划批准前不会审批新的核电站项目,但是,本次核电安全大检查将带来何种变化目前无从而知,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暂停归暂停,中国的核电发展并不会因此止步。

作者:乐然

责编:苗子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