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家:“联邦制”或可解决乌克兰危机

尽管受到国际批评,乌克兰东部的公投仍如期举行。乌克兰专家瓦赫特斯穆特认为,这是民众转嫁对基辅政府怒气的一种方式。

德国之声:瓦赫特斯穆特先生,您是否担心此次东乌克兰就区域自治举行公投,最终会演变成和克里米亚相同的情况?

拉夫·瓦赫特斯穆特(Ralf Wachsmuth):我希望不是如此,也相信不会如此。这场"公投"的动机及其结果至今不明。各方都一致认为,此次的"公投"不合法、不公平、不自由,结果基本上已经可以预料。我们现在还必须等待正式结果出炉,并观望发起"公投"的顿巴斯(Donbas)分裂主义分子对投票结果会作何反应。对欧洲、德国、美国和全世界而言,这场"公投"并不具有法律效应,但它很可能会呈现出有趣的各种民意。当然,一切都取决于普京如何看待这场"公投"。

普京此前还曾呼吁不要举行投票。究竟是他的话对分裂分子没有影响力,抑或这番呼吁只是惺惺作态?

我们无法得知普京的想法。他可以今天说这番话,明天却又改变主意。普京带来的不确定性非常大,因为人们完全不知道他有什么盘算,未来会朝什么方向前进。

西方国家是否误判了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独立广场 "Euromaidan)在乌克兰东部的影响力?

即便是,那也不是第一次。橙色革命时情况亦然。我们对东部的民意知之甚少。在乌克兰东部,人们对于亲欧盟示威运动的热情以及从其中所获得的相当少。我个人推测,这场"公投"是一种抒发的管道,将对基辅政府的愤怒转移到某些地方。人们无需过度放大"公投"的意义。

Ralf Wachsmuth

拉夫·瓦赫特斯穆特

说乌克兰语和俄语的乌克兰人之间的矛盾,是否是过去几个月间出现的,或是存在已久?

我相信这样的问题已沸腾多时。在橙色革命时已经可以看见,不同族群之间存在矛盾。我们未来必须严肃思考上述问题,目前的状况不能持续下去。令人惊讶的是,如今又提出了修改宪法--甚至也与5月25日的选举有关,有人认为,新宪法中应该出现"联邦制度"这样的词汇。我觉得这令人吃惊,因为我还记得橙色革命时,尤先科(Juschtschenko)还曾经出言威胁,要将所有提起"联邦制度"或"去中央化"的人都关进大牢里。如今这似乎成为一种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在现今的情况下,定于525日的总统选举是否还能顺利举行?

目前看来是如此。人们也做好了选举在某些地区无法顺利进行的准备。选举还是有意义的。但如果仔细研究一下总统人选的话,就要重新看待亲欧派所承诺的"新开端"。可能取得胜利的主要政治人物波罗申科(Petro Poroschenko)和季莫申科(Julia Timoschenko)都不是新面孔。他们皆有一些不光彩的过去。但是亲欧派没有推举出能让人们看到希望的新人选,使政局或经济能稍微回稳。人们也看到,事情正出现起色。还有一线希望,乌克兰能通过这场选举找回一些平静。

拉夫·瓦赫特斯穆特2003年至2006年担任阿登纳基金会(Konrad-Adenauer-Stiftung)基辅办公室负责人,目前任职于该基金会的威斯特法伦区域办公室。

采访记者:Marcus Lütticke 编译:张筠青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