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家:类似昆明袭击案仍有可能重演

中国政府称,昆明火车站严重暴力恐怖案已经宣告侦破。不少外国专家认为,昆明袭击案表明袭击者改变了攻击策略,类似事件今后仍有可能在新疆以外的地区重演。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引述公安部消息报道称,3月1日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

严重暴力恐怖案

已经宣告侦破。作案者嫌疑人是以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成员共有8人(6男2女),其中4人在事发现场被警方击毙,1人被击伤后遭逮捕,另外三名逃犯也已落网。此外,中国媒体还刊登了四名被击毙袭击者以及被逮捕女性嫌疑人的照片。
中国谴责新疆分裂分子制造了恐怖袭击事件,该事件已造成包括袭击者在内的33人死亡,143人受伤。中国官方媒体当地时间周一晚间表示,伤者中仍有20人伤势严重,情况危急。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对媒体表示,袭击现场发现“东突恐怖势力旗帜”,北京政府一向将有关团体视为分裂主义运动。

China Bahnhof Kunming Anschlag

民众哀悼袭击事件死难者


攻击者改变策略
分析家认为,发生在昆明的这起血腥袭击事件可能预示着北京所称的“新疆分裂分子”的暴力活动出现了巨大的策略变化,今后更多袭击行动可能会发生在安全防卫严密的新疆以外地区。
迄今为止,骚乱大多发生在被认为自然资源丰富的新疆境内,而攻击目标则主要针对国家象征,比如警察。
专家认为,无论攻击指使者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昆明袭击案的规模、地点、性质和时间均显示其攻击对象开始针对平民。
昆明袭击案事发后,北京立即将之称为恐怖主义,而华盛顿起初使用的说法是“悲剧”,周一才改变说法,转而认可中方的措辞。美国驻华使馆的最初表态曾引起中国社交网络的

一片愤怒

,认为美国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
“除了恐怖袭击之外,你无法为这次袭击作出其它定性,”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亚洲研究所(Griffith Asia Institute)的专家克拉克(Michael Clarke)对法新社表示,这次袭击旨在“引发中国人的恐惧心理。”
新疆是多个

少数民族

聚居地区,并与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国之间存在强大的文化和历史联系。去年一年中,新疆时常发生冲突事件。
维吾尔族认为中国汉人大规模移民新疆,造成经济不平等以及

教育和宗教方面的歧视

等现象,比如试图通过宣传运动阻止穆斯林妇女用头巾遮挡面部。
北京方面则反驳称,国家在新疆扮演积极角色,为当地实现经济发展,并改善了卫生医疗和生活条件。


罕见的血腥袭击
中国国家媒体或海外维吾尔组织此前所报道的冲突一般都发生在维族人与地方警察和安全力量之间,双方都指责对方要为这些流血事件负责。
但分析人士表示,周六发生在昆明的血腥袭击事件中,袭击者挥舞包括长刀在内的凶器杀死29人,导致143人受伤,其暴力残忍程度和针对目标都极不寻常。

China Bahnhof Kunming Anschlag

中国安全力量加强戒备


“这肯定是经过大量准备工作,包括招募许多准备赴死的袭击者,”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新疆历史与政治问题专家伯温顿(Gardner Bovingdon)对法新社表示。
中国国家媒体在袭发生之后立即将矛头指向“新疆分裂分子”,但中国以外的一些分析家则认为,有鉴于中国政府对于国内信息和媒体的严密控制,在确实证据出现之前,有理由对北京政府的说法持谨慎态度。
澳大利亚专家克拉克表示,如果最终证实确实是维吾尔分裂运动策划昆明袭击案,“那就确实标志着(新疆)冲突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也就是抗争从新疆扩散到中国其它地方。”


“暴力的自然延续”
北京一贯指责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和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等流亡维吾尔分裂团体支持恐怖主义。监控极端组织活动的美国SITE情报集团去年11月曾表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袖阿布杜拉·曼苏尔(Abdullah Mansour)曾在网上公布的一段视频中将天安门广场驾车冲撞事件称为“圣战行动”,并将肇事者称为“圣战者”。
他威胁称,维吾尔战斗人员将会袭击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大会堂,那里是中共重大会议举办地,本周开始的中国全国两会也在那里举行。
“昆明袭击案或者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领导的,或者是受他们启发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安全问题专家古纳拉特纳(Rohan Gunaratna)表示。他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视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军事分支,后者也是唯一有能力策划或实施如此规模袭击行动的组织。
但是,两位专家都对这些组织的力量和与全球恐怖主义网络的联系表示怀疑。也有意见认为,中国政府夸大了这些海外组织的威胁性,以便为其在新疆实施严厉的安全政策寻找借口。
这些被北京政府称为维吾尔极端分子的组织基本处于半地下状态,因此很难获得关于其人员数量、地点和实力的确切信息。
“我依然不相信,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在过去几年里依然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组织,”伯温顿表示。“北京一直如此宣称的理由是,美国曾经一度将该团体定义为恐怖组织。”
伯温顿同时怀疑,被视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后继者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否真的具有影响力。
“我目前能看到的所有证据能告诉我们的也就是,一些带着武装的大胡子维吾尔发言人和一些会制作视频的、对伊斯兰教义一知半解的人。”

Kunming / Anschlag / Bahnhof / China

昆明袭击案的暴力残忍程度及针对目标均不同寻常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学教授钟健平警告人们不要太早对昆明袭击案的责任人作出论定。但他同时表示,这一事件极具冲击性,可能是出于“绝望或愤怒”。
新加坡学者古纳拉特纳相信,最近发生的这起袭击事件今后还可能会重演。
“昆明袭击案是我们所见证到的

新疆暴力

自然延续的结果”,他表示。“这是一次成本很低、影响极大的袭击行动。这类袭击释向中国释放出非常清晰的讯息。他们将会再次攻击,他们会在新疆以外发动攻击。”


来源:法新社 编译:石涛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