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家: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力被高估

10多天来,埃及人不断走上街头要求总统穆巴拉克辞职。西方国家名义上虽然支持埃及实行民主转型,但实际上却十分担心穆巴拉克倒台后“穆斯林兄弟会”有可能接管权力,会导致埃及极端穆斯林化。

default

穆斯林兄弟会会赢得多数选票支持吗?

不再拒绝民主和多元

多年来在西方人的眼中穆巴拉克被看作是防止埃及落入原教旨主义分子手中的屏障。现在穆巴拉克的地位岌岌可危,西方人对埃及有可能出现极端穆斯林化的担忧也随之加深了。不过伊斯兰问题学者罗格勒(Lutz Rogler)认为,这种担忧是无稽之谈,因为已经存在了80多年的“穆斯林兄弟会”发生了很多变化。“穆斯林兄弟运动不是纯粹的军事团体。在这个组织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同的时期和潮流。另外这个组织对民主原则和同异见组织合作都持开放的态度。”

1928年,埃及一位名叫巴纳的小学教师为了推进改革运动成立了穆斯林兄弟会。当时这家组织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以伊斯兰价值观为导向的穆斯林社会。直到二战结束后,穆斯林兄弟会才在埃及发展成大规模民众运动。刺杀埃及前总统纳赛尔的行动失败后,穆斯林兄弟会遭到镇压,许多成员被处极刑。

70年代末期穆斯林兄弟会重返政治舞台,也是从那时候起,这一组织逐渐发展为颇具实力的反对派力量。除了政治活动,穆斯林兄弟会还修建了许多医院和其它福利设施。这样的举措让该组织在贫困人群中获得了甚为广泛的支持。穆斯林兄弟会虽然被禁止以党派的形式存在,但他们支持埃及议会中的独立竞选人,2005年以来在议会里已实际占有五分之一的议席。

不是一场伊斯兰革命

几天来穆斯林兄弟会也参加示威活动,要求获得民主和自由。他们表示,反对穆巴拉克的起义并不是一场伊斯兰革命。穆斯林兄弟会领导层成员查萨尔(Hilmi Dschasar)说,所谓穆斯林兄弟会只是等待恰当的时机接管权力这样的猜疑是没有根据的。“穆斯林兄弟会现在希望同所有党派一起拥有共同的机会被选民来挑选。全世界可以看到这样一种民主模式,穆斯林兄弟会虽然积极地参与其中,但并不是主宰或者领导它。”

虽然穆斯林兄弟会努力希望被看作是一个温和的民主党派,但是西方国家仍是担心,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会出现权力真空。很多人相信,伊斯兰势力会利用机会捞取权力。但是伊斯兰问题专家罗格勒认为这不过是杞人忧天。“大部分人高估了穆斯林兄弟会对目前埃及国内的抗议形成的影响。我也觉得,西方人担心伊斯兰势力参与组建新政府的反应过于夸张。如果真的举行自由选举,现在也不能就确定穆斯林兄弟会就能获得大多数选票。”

许多观察家认为,穆斯林兄弟会的要求和主张对埃及很多参与抗议活动的年轻来说很陌生。该组织的项目和活动只可能对少数年轻人具有吸引力。德国政治学者萨马德(Hamed Abdel-Samad)年轻的时候也加入过穆斯林兄弟会,他认为,正是目前开罗街头各党派共同的努力将会引起穆斯林兄弟会内部发生自由化转变:“穆斯林兄弟会新一代年轻人现在也走上街头。在示威过程中他们的自信心会得到加强,会被重新塑造。他们看到在自己身边共同参与抗议活动的年轻的漂亮的埃及姑娘,那些没有戴头巾的姑娘,那些积极关心参与政治的姑娘,那么这些年轻的兄弟会成员也会逐渐适应的。”

作者:Nader Alsarras/ Stephanie Gebert 编译:洪沙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