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专家点评:索马里还有救吗?

索马里人民不仅要和饥荒作斗争,连年内战更使他们的境况苦不堪言。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协会人类学研究所索马里专家赫内(Markus Höhne)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分析索马里目前局势和发展方向。

default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协会人类学研究所索马里专家赫内(Markus Höhne)

德国之声:赫内先生,索马里其实已经经历了多次大饥荒,但是很多人认为目前的这场灾难是6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受灾较最重的是哪些地区呢?

赫内:常年内战不断的南部受灾最重。自2006年以来频繁的战争使该地区陷入兵荒马乱的状态,加上全国范围内出现的干旱,才造成这场无法避免的灾难。索马里中南部的盖多州(Gedo)、拜州(Bay)和(Bakol)巴科勒州,包括首都摩加迪沙的周边地区灾情都很严重。

德国之声:到底是哪些人在打仗呢?

赫内:就是伊斯兰青年党(Al-Shabaab)和有外部力量介入的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 Tansitional Fedral Government)之间的战争。2006至2008年期间,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受到埃塞俄比亚军队的大力支持。2009年随着埃塞俄比武装部队撤出该战区,为了建立地区安全,一项名为非洲联盟与索马里军事行动(AMISOM)的提案授权向索马里派遣维和部队,其实就是为了帮助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对抗伊斯兰青年党。大家也不能指望这个物资急缺的过渡联邦政府在短时间内会有所作为。

德国之声:当地物资紧缺,这是有目共睹的现实,但是伊斯兰青年党却发表声明拒绝国际组织的援助。为什么他们要故意看着当地老百姓活活饿死呢?

赫内:我不确定他们是否故意要出此下策。我想,伊斯兰青年党是个鱼龙混杂的组织,其中不乏有一些极端分子称西方国家宣布索马里饥荒是"有政治目的"、"存在幕后的动机",这些当然都是无稽之谈。我猜该组织内部也有一部分人是希望和西方救援组织展开合作的,但是他们的声音依旧太小,其想法无法立即付诸于实践。总而言之,伊斯兰青年党的势力已经被削弱了,不仅是通过与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和非洲联盟军队的战争,目前这场大饥荒也把他们的自己人给吓跑了。这个组织内部已经出现分裂,所以现在如果提到这个组织就不能一概而论,而要区别对待。

Flash-Galerie Somalische Flüchtlinge im Lager Dolo Ado Äthiopien

逃到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难民

德国之声:目前国际救援组织想方设法给索马里人提供食品和物资援助。这真能帮上什么忙吗?

赫内:我想索马里人目前确实急需救援。人们自发的捐助行为非常值得称赞。许多政府机构,包括欧盟等国际组织也都已提供了巨额资助,但据本人观察这些都无法满足当地人的需求。当然这些资金真正的受益人是谁还是个问题。我们虽然无法确定人们捐的每一分钱都用在灾民身上,但是除了继续捐款也没别的办法了。我想,没有解决问题的政治方案,这场索马里悲剧如何结局将无从而知。

德国之声: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政治方案可以稳定索马里目前的局面呢?

赫内:我想啊,比如说有人认为有必要在整个索马里建立一个有效的中央政府。与德国面积相当的索马里北部地区没有战乱,饥荒情况也没有恶化。1991年索马里北部宣布独立,成立索马里兰共和国但并未获得国际认可,但却被承认为一个具有准国家性质的政治实体。东北部的邦特兰国是继索马里兰共和国成立以来索马境内的第二起分裂案例。我想,类似于索马里北部的情况可能扩展开来。但是有一点确定的是:我们要资助那些同意和平政治解决方案的当地人。当然,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些穆斯林组织的成员,但是他们只要开诚布公的保证自己和基地组织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可以和他们合作。

德国之声:适当地和一些温和的伊斯兰青年党协商可以解决问题吗?


赫内:在用"温和"、"适当"等一类词的时候一定要特别小心。在整个索马里,包括过渡联邦政府内部都有特别保守的穆斯林。由于某些政治原因人们将温和派区别于极端分子。在这场索马里灾难之后,当我们在静下心来重新思考的时候,我想大家应该更现实一点,并且承认极端保守穆斯林流派的存在。在过去的几年内,这些组织的军事化进程很快,我们要试图与他们沟通,和基地组织可以免谈,但要和那些真正对索马里感兴趣的人交流,哪怕他们是伊斯兰青年党的成员。

采访:Hahn, Julia 编译:安静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