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马尔代夫:岛屿保护

与面临沉没的海岛顽强抗争

海平面的上升威胁着全世界的海岸地区,然而对岛屿来说,问题就更为严重。那里一个个国家都名符其实地面临着灭顶之灾。但并不是没有对策。

default

马尔代夫的珊瑚礁濒临淹没

“亚特兰蒂斯”传说以及14世纪沉没的北海岛屿“容霍尔特”(Rungholt),如今已不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故事。气候变化使面临沉没的海岛成了实实在在的问题。

2100 警戒线

对于那些几乎没有高处的所谓低地岛屿,处境尤其如此。位于斯里兰卡西南印度洋的马尔代夫就是一个例子:这个岛国近2000个岛屿的最高点海拔不过2.4米。如果海平面像预测的那样继续上升,许多岛屿将无法居住。

Malé, Hauptstadt der Malediven

马尔代夫首都马累

“南太平洋的斐济岛有一片高原,如果海水上升,人们可以撤退到那里”,马尔代夫非政府组织(NGO)“蓝色和平”的创始人之一阿里•里尔万(Ali Rilwan)说:“我们马尔代夫人得开动脑筋想办法。”据联合国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预测,到马尔代夫沉入印度洋只有100年的时间。

长久方案价格昂贵

面对日益严重的威胁,相关国家的反应各不相同。太平洋岛国图瓦卢的许多居民已经移民新西兰,马尔代夫人则在首都马累周围修起了3米高的防水墙。至于这个项目的资金来自日本,又说明了另一个问题:大多数这类所谓的小岛国都没有钱采取措施,应对海水平面上升和潮水的袭击。

创始人里尔万说,“光有围墙还不够,我们需要长久的解决方案,其中一个是把岛屿填高。相关的技术已经有了,只是我们缺乏资金。”和许多其他岛屿的居民一样,马尔代夫人害怕成为气候难民。因此,总统穆罕默德•纳希德节约开支,准备在印度、斯里兰卡或者澳大利亚买地,以备马尔代夫人民在那里安家落户。然而,新的问题有待解决:印度的人口压力日益严重,澳大利亚实行严格的移民政策。更主要的是马尔代夫经济实力不足,无法存钱买地。

Tuvalu

图瓦卢被遗弃的沙滩

时不可待

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当然是遥远的未来的方案,同样来自日本。以标新立异而闻名的建筑集团“清水建设”(Shimizu)计划建造一种现代诺亚方舟,取名“绿筏”。这种平面、绿化,而且能够漂浮,直径约3公里的岛屿可以为南太平洋的岛国居民提供新的家园。一年前,该建筑集团向小岛国的代表介绍了设计方案。

基里巴斯总统汤安诺(Anote Tong)在介绍结束后说:“虽然我们国家的土地正在消失,但是我依然充满希望。”基里巴斯是一个分布在密克罗尼西亚和玻里尼西亚群岛许多岛屿上的一个岛国,也是最先面临沉没的一个。至于日本的诺亚方舟能否及时建成,还是一个问题,开工日期暂定在2025至2050年之间。

反沉没联盟

这些小岛国的经济实力太弱,在国际舞台上人微言轻。出于这个原因,42个小岛国组成了小岛国联盟(AOSIS)。它们要求富裕的工业国支持它们阻挡岛屿沉没的斗争,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它们希望联合起来,达到孤军奋战不能达到的目标。

联合国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林诺•布莱谷格里奥(Lino Briguglio)教授说:“图瓦卢和瑙鲁这样的国家与气候变化的产生毫不相干,但受害却最深。”此外,小岛国联盟指出,气候变化的影响阻碍了贫穷小岛国的发展:这些国家的大部分基础设施和经济设施是渔业和旅游,集中在海岸地区。海岸是双重敏感的地区。

长远来看,阻止或者至少是延缓气候变化,是防止岛屿沉没的唯一选项。因此,相关国家的代表从一个会议赶赴另一个会议,呼吁主要造成气候变化的工业国家。然而,他们的成就有限,正如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最终所达成的最小共识,远远低于人们的期待。“我们必须让世界注意我们的问题,”里尔万说,“我们只是走在最前头的。”

齐心协力才能拯救气候

Hallig Langeneß

德国北部的小岛也可能沉没

其实,工业国家自己也越来越多地受到气候变化带来的危害:例如:美国南部的路易斯安娜州经常受到热带风暴及其造成的潮水的袭击。在德国北部位于北海之中没有修建堤坝的小岛—— 那里每年要多次受到潮水的冲击,而且由于海平面的上升,这些小岛还面临着被热带风暴和潮水完全淹没的危险。但与马尔代夫不同的是,美国和德国有足够的钱采取应对措施。

马尔代夫采取的则是另一个战略。他们的目标是在2019年之前成为第一个气候中性国家,一座风力发电站已经在建设当中。但是,如果世界其他国家不齐心协力,最终还是无法挽救马尔代夫群岛的命运。如今,还得寄希望于人们在思想上有所转变。如果对气候危害较大的国家也能够有所行动,那么亚特兰蒂斯的传说也许将再次成为神话。

作者:Nele Jensch

责编: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