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与《芳香之旅》导演章家瑞柏林一席谈

第56届柏林电影节由于过于强调另类的主题,使整个赛程显得沉闷抑郁。然而,一部市场发行单元小范围放映的中国影片《芳香之旅》,却让人总算看到了生活的亮色。德国之声柏林特约记者采访了章家瑞导演。

default

柏林现场采访章家瑞

影片通过一对平凡的夫妻几十年的人生经历,折射出中国社会在时代大潮下的变迁。故事从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发生,一直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情窦初开的美丽少女春芬是长途公交车上的售票员,在山清水秀开满美丽油菜花的旅途中,和经常乘车的青年医生刘奋斗产生了朦胧的感情,终于在一场大雨中彼此亲近。然而,命运却无情地捉弄了他们,刘奋斗因出身不好又在改造期间犯了男女作风错误,一急之下把责任推到春芬的头上,言称自己不过是面对春芬的主动诱惑无法把持。对爱情心灰意冷的春芬遵从组织的介绍,嫁给了年长自己很多的同车司机师傅老崔。

老崔是一位被毛主席接见过的全国劳模,深受大家的尊敬。他们的婚姻虽然年龄相差悬殊,原本也应该能够平淡幸福地渡过一生的,谁知,新婚之夜他们激动万分之际,不慎打碎了一尊在那个时代神圣的石膏像,精神上遭到意外惊吓的老崔从此雄风不再…改革开放后,被落实政策的刘奋斗又给春芬写来很多信重叙旧情,都被春芬撕碎扔进了垃圾箱,又被老崔偷着捡回来悉心地粘贴好。直到有一天,春芬得知刘奋斗就要出国了,就想去为他送行,结果被暴怒的老崔拦住,一气之下,春芬第一次向老崔骂出:“你不是男人!”老崔开车出走,不幸连人带车掉进湍急的河水里,老崔虽然一息尚存,却成了植物人。

以后的20年,国家经济逐渐好转了,人们也逐渐变得富裕了,很多人只渴望成为大款早已遗忘了劳模的称谓,而此时逐渐老迈的春芬却义无反顾地接过老崔的方向盘, 继续她心中永远的劳模的芳香之旅,同时无怨无悔地照顾久卧在病床上的老崔。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春芬看到了老崔当年那本被河水浸过的日记,才明白原来老崔那天是开车去接刘奋斗,争取让他出国前能与春芬见上一面冰释前嫌,路上却不幸遇险。得知这一切,春芬恍然大悟,自己那位肉体上做不成男人的丈夫,竟然用一生的爱来向她证明,他是一个在精神上完完全全的男人…当已老迈的春芬告诉老崔,她什么都明白了的时候,老崔留下了最后一滴热泪安然长逝。

2月15日深夜,看完该片的我怀着不平静的心情与刚下飞机就赶到柏林电影节的章家瑞导演进行了一席长谈。章导演这是第二次来到柏林电影节,四年前,他曾携《诺玛的十七岁》来柏林参展,受到柏林观众的好评。他从影前曾是大学哲学系的老师,有着深厚文化背景的章导演拍出的影片也带有浓厚沉重的文化底蕴。《芳香之旅》赶在2月14日的情人节在国内首映,获当日票房第一,观众对该片的热烈反响远远超过了美国大片和李连杰的《霍元甲》,对此,章导演很欣慰,他说:“我们电影工作者不要总是抱怨观众太挑剔,观众之所以挑剔,是因为你没有给他们呈现出好的作品,应该充分相信观众的欣赏水平。”

在谈到片中两位演员张静初和范伟的精彩表演时,章导演更是滔滔不绝,欣赏之情溢于言表。他向我介绍说,张静初是个很敬业很努力的青年演员,《孔雀》的成功使她在国际上声名鹊起,曾凭精湛的演技和不懈努力荣登美国《时代》周刊。在《芳香之旅》这部影片里,张静初从20岁一直演到60岁,中间跨越了40年。本来中老年的春芬已经定为由旅居美国的李克纯来扮演,而张静初主动请缨,要导演给她一次探索的机会一直演下去,化妆师们也一致支持张静初对角色的挑战,并紧急向美国的同行拜师学艺,把妮可.基德曼当年出演《时时刻刻》的化装方法借鉴来。试装那天,经过化妆师妙手改头换面的张静初沉静地坐在角落里,章导演愣是没有认出来,还大喊:“张静初怎么还没到?”此时,老年春芬步履缓慢地来到导演面前说:“导演,好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面对如此敬业的演员,章导演终于被感动了。

当演完老年春芬时,张静初性格一改以往的青春活拨,郁郁寡欢很久不能出戏,还得章导演来开导安慰她:“你是张静初,你还年轻呢。放心,你既使60岁也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因为你扮演的春芬是上个时代受尽磨难的劳动妇女。”至于范伟,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优秀的喜剧小品明星,在章导启用范伟时也有顾虑,担心他把小品的滑稽风格带到电影创作中。可是范伟看过剧本后,信心十足地对章导说:“我觉得这个角色是非我莫属的!”紧接着又认真地写了一万五千字对老崔这个角色的理解和分析,章导说,他写的这篇东西份量都快赶上一个剧本了,从他的文字里看出他对角色的深刻理解,这不是一般演员所能达到的。事实证明,范伟果然不负众望,塑造老崔这个挑战性的角色使范伟的表演艺术又上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

在采访中,我问章导演,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向西方的观众说明什么?章导演诚恳地回答说:“我一直是带着真诚去反映中国人所走过的道路,对于曾经发生的事,既不夸大其辞故意揭露阴暗面,也不曲意逢迎去粉饰太平,我不愿带着伤痕抱怨的情绪去描述那个时代所发生的故事,更不希望西方人总是在我们的电影里看到中国人愚昧麻木的脸孔。我试图向他们展示我们国家的普通人是如何面对时代和命运强加给他们的悲剧,如何坦然地面对坎坷,并且如何去消化不公正的命运。从上一代人身上所体现的宽厚、真诚、责任、坚忍正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没有这些,我们民族的大厦就会坍塌,而苦难之下的坚忍和坚守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乏的。

“我们既没有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难以自拔,否则中国也不会迅猛地发展到今天,但我们也不能淡忘历史。如果我们现在不把这段历史客观地呈现出来,再过几十年就会被人们完全遗忘,我们先辈们牺牲了青春和爱情所经历的磨难和悲剧就会重演,所以,我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要把那段历史真实地呈现给下一代人。我尽量让我的作品表现出对历史的批判和对个人的关爱,他们身上所发生的悲剧不是他们所该承受的,我们不能否定他们,因为他们也曾真诚地生活过,他们对国家和历史的贡献是不能被否定的。”

黄雨欣 于柏林电影节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16.02.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zry
  • 日期 16.02.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z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