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与欧盟基本价值背道而驰"

新一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匈牙利在上任之前,就给欧洲人出了道难题。该国议会通过的新媒体法在欧盟内部引来批评。西德意志电台(WDR)记者就此采访了自民党欧盟议会议员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

default

匈牙利新的媒体法在欧洲引来批判

WDR:您曾说过,欧尔班把威权主义的陈腐带进了欧盟。欧尔班的做法与贝卢斯科尼有什么不同?

Lambsdorff:"威权主义的陈腐"是有具体所指的,我必须说明,它指的就是匈牙利的媒体法,而并不是针对匈牙利总理个人以及他的其他工作。这部媒体法体现了一种观念,即通过国家机构管控媒体,这与欧洲的基本价值理念是不相符的。欧尔班的保守派政党在议会占据三分之二多数,这一法案理所当然得以通过,而总统也是欧尔班的亲信,他签署批准了媒体法。现在的情况是,匈牙利媒体的独立性受到威胁。在加入欧盟的谈判中,我们自然同匈牙利谈到了媒体自由的问题,就像我们现在同克罗地亚也谈到这一点。一个有这样一部媒体法的国家是不会被欧盟接纳的,因为这不符合欧盟的基本价值,因此这部法律必须要修改。

WDR:人们也可以说,匈牙利要改变迄今为止媒体业毫无约束的状况。要知道,匈牙利媒体中不乏反犹主义或色情的内容。这有什么不对吗?

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 MdEP

欧盟议员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

Lambsdorff:当然,极端或超越界线的言论在哪里都有,在德国也不例外。在任何一个开放的社会都会出现某些让一部分人难以忍受的言论。如果这样的言论触犯了刑法,要受到刑事追究。但匈牙利,现在要建立一个完全由总理所在党派成员组成的媒体委员会,它不是法庭,而是作为政府机关,有权对报纸、电台、电视台和网站处以7万乃至数十万欧元罚款,这不是对待煽动族群仇恨的反犹主义言论和色情内容的应有手段。

WDR:您要求对匈牙利实施新媒体法采取制裁,具体是什么制裁呢?

Lambsdorff:我想,欧盟委员会应该向匈牙利表明,媒体法的哪些地方需要修改。我很高兴地看到,匈牙利外交部已经释放出对话的意愿,表示愿意考虑与欧安组织的媒体专员就此进行沟通,使媒体法与欧盟标准接轨。如果能在这一方向上有所改变,我们将十分高兴。此外,欧盟(里斯本)条约的第7款指出,对于违反欧盟基本价值的做法,欧盟有权剥夺有关政府的某些基本权利,至于具体是哪些权利,欧盟委员会应该提出建议。同时,匈牙利应该对媒体法作出修改。如果有了相应的补救措施,也就没有必要实施制裁,但如果布达佩斯方面没有改进意愿,欧盟应该考虑是否对匈牙利的轮值主席权限进行限制,或提早结束其任期。

WDR:这听起来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欧盟刚刚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未来的基调更多是团结合作,而不是与某个成员国针锋相对,更不用说是轮值主席国了。

Lambsdorff:欧盟必须团结协作,但并不是不惜代价,不能为了求同而放弃自由这个欧洲的基本价值。一个开放的社会需要言论和新闻自由,就像人需要空气一样。一个政府必须能承受某些令其不快的言论,而不能搞一个由自己人组成的委员会来管束媒体。不妨设想一下,您所在的德国北威州一届新政府上任后,任命一个由执政党成员组成的委员会,如果西德意志电台报道了什么他们不愿看到的内容,会被处以罚款,记者也会被追究责任。这与多元化及欧洲的基本价值背道而驰。

WDR:但在欧盟层面上有所不同。欧盟曾试图制裁一个成员国-右派政治家海德尔(Joerg Haider)领导下的奥地利政府,当时欧盟的举动并未赢得赞许和支持。

Lambsdorff:您说的不错,这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更不是一件人们愿意做的事。尽管如此,如果欧盟仍然是一个建立在共同价值基础上的联合体,那么在我们的共同价值受到侵犯的时候,这个联合体就必须作出反应。在我看来,我们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匈牙利主动采取措施,例如在同欧安组织对话的基础上修改媒体法,使之符合多元化及欧洲基本价值,那么我并不反对该国成立媒体委员会,就像德国的媒体理事会(Presserat)那样。但一个由某个党派掌控的、独立于法庭之外、有权判罚记者的媒体管制机构,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采访:Andrea Oster (WDR) 编译:叶宣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