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不良倾向”-杜格思案被告被判三年徒刑

一场见义勇为的案例最后成了小事引起的争执。德国女大学生杜格思·阿尔巴亚拉克的死亡事件引起巨大国际轰动。现在,庭审结束,被告被判三年徒刑。

Deutschland Urteil im Fall Tugce

在6月16日到达审判厅时,被告萨内尔·M用公文袋遮住脸

(德国之声中文网)11点34分,被告人最后一次从达姆斯达特州法院的拘押室被带至楼上的第三会议厅。在白花花的闪光灯下,他用手中棕黄的公文袋遮住脸,被告的三名辩护人也试图帮他挡住镜头。

几分钟后,这位堪称德国目前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的的被告萨内尔·M听到了对自己的判决。他因伤害他人身体导致死亡罪受到指控。在四月庭审之初,他承认去年11月在一次争吵后殴打了土耳其裔女大学生杜格思·阿尔巴亚拉克(Tugce Albayrak)。这位年轻女子被打之后在奥芬巴赫一家快餐店的停车场晕倒,不省人事。几天后,她在自己23岁生日那一天因脑出血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周二(6月16日)上午法官宣布判决时,第三会议厅的观众室里座无虚席。走廊上也挤满了媒体人以及好奇的人们。这是达姆斯达特州法院在今年最轰动的审判-对萨内尔·M的审判中最后一次成为媒体聚焦之地。法庭之后也在判决陈述中谈到了被告人受到的媒体的偏见以及人们对该事件的关注。

Jens Assling

法官阿司令(Jens Aßling)

宣判时被告人无动于衷

以法官阿司令(Jens Aßling)为首的法庭宣布判处萨内尔·M三年青少年徒刑。萨内尔·M身穿鲜艳的粉红色毛衣。法官宣读判决时,他站在辩护人中间,目光低垂。他没有缩成一团,没有哭泣,也没有像过去9个审判日那样转过身去。其辩护人斯蒂芬·库恩(Stephan Kuhn)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萨内尔必须先去面临这一事实。也许,被告人也对庭审结束感到轻松。

庭审前就有偏见

萨内尔·M和受害人家庭等待法庭判决已经好几个月。法官阿司令说,早在法庭审理开始前,人们对18岁的萨内尔·M就有偏见。他说,这变成了一场运动,该审判掀起如此巨大的波澜令人惊讶。甚至有一名州议员在庭审前接受采访说应该信谁不信谁。"法庭裁决某人有罪前的无罪推断早就没有一席之地。"

Tugce A. Prozess in Darmstadt

四月庭审之初,许多人在法院外悼念杜格思,要求严惩肇事者

法庭审理显示,受害者杜格思和M.所在的两群人之间的冲突激化与杜格思在快餐店厕所帮助别人的事件没有关系。法官在一小时的陈述中说,被告的一个伙伴在厕所用粗言碎语骚扰两名未成年人时,杜格思出面进行了干涉,两群人之间首次发生冲突。但主要当事人是萨内尔的一个朋友和杜格思的一个朋友。之后,两群人停车场也许是偶然相遇并发生冲突。"事态如何升级已经无法确定。"法庭可以肯定的是,杜格思和被告人当时都被朋友拉住。"也许人们预感到会发生什么。"

杜格思之后朝萨内尔走了几步,萨内尔马上跨上前朝杜格思挥臂。法官强调说:"这不是轻轻的一记耳光",而是狠狠地抡动手臂。法庭多次强调,萨内尔·M并不想致人于死,"但他想狠狠地教训她一下"。杜格思对男孩们的侮辱言辞予以了回击,而M.又对杜格思骂的话很愤怒。法官阿司令对他所理解的事件经过总结说,"他想,现在没办法了,我得出手。"不过,法官也强调,M.应该知道,人受到这样一击是会跌倒并可能受重伤。

Tugce Albayrak Porträt

受害者杜格思

在法庭陈述判决理由时,杜格思的母亲垂着头坐在席间,努力忍住泪水。在她面前是杜格思的相片-笑容满面,非常美丽。作为附带起诉人的杜格思的家人不得不一次次去听对女儿当天晚上可能说的话的评价。法官阿司令表示,法庭必须去澄清事件,人们可以理解受害人家属的心情,但却无法避免这样做。法官说:"青少年法关系到被告人的未来,尽管我们知道对于您的女儿来说,已经没有未来。"

因不良倾向接受教育

阿司令法官称三年的青少年徒刑是"教育需要",理由是被告人的"不良倾向"。在被告给杜格思致命一击前两个月,M.被拘捕过,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被拘。"在使用暴力方面,他有教育问题。"法官说,目前无法对他做出一个积极的社会预测。

受害人家属中有几位之间曾公开接受媒体采访,在宣判后,他们一言不发地从等候在一旁的记者面前走过。他们的律师表示,也许对所有参加周二庭审的人来说来,"都对事情告一段落感到释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