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不公平待遇

中国的新一代医疗卫生体系是世界历史上社会成就中的一件大事,但中国医保体系中的投保人可并不这么想。德国之声专栏作家泽林认为,他们有理由这样做。

(德国之声中文网)超过1亿中国人没有医疗保险。这比德国的总人口还多。丑闻?并不见得。因为有12亿中国人登记了医疗保险,过去10年的进步可圈可点。2003年的时候,还只有30%的农民有医疗保险,现在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95%。这已经是世界历史上社会成就中的一件大事。

包括游走于各大城市之间的

2亿中国民工

也已经拥有基本保障。所有在城市里工作的中国人都有医疗保险。像德国一样,他们有投保的义务。也像德国一样,投保费用由雇主和雇员共同承担。

农村人口受冷落

不过,德国和中国在医疗保险方面的共同之处也就这么多了。中国的保险额不仅比德国低不少。与政府的愿望相悖,农村居民对此并不十分满意。这与保险体系在构建上的失误有关。它只负责投保人在注册居住地的医疗费用。如果有人想去城里条件更好、医术更高的医院里就诊,那费用就会很高,高到大部分农村居民都无法接受。

所以,那里的许多家庭并不明白医疗保险的意义在哪里。他们更愿意自己攒下这些保金。哪怕保金每年只要50元钱,他们也觉得不值。因为农村地区的医疗条件依然非常糟糕。几乎没有医生愿意去农村医院给人看病。

医院里的"黄牛"

Frank Sieren

德国之声特约记者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

但是,大城市的情况也非常紧张。虽然每个大城市都有密集的医院网络,但其中真正条件好的也只有两三家,所有的病人都想去。他们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就在门口排队,或者连夜站在挂号窗口前,为的就是得到第二天的一个门诊号。情况紧急的时候,他们除了从倒号的"黄牛"那里买号以外,没有别的选择。这些"黄牛"和医院内部人员有联系,能够通过他们从医生那里再赚得几分钟的时间,但"黄牛们"却要为此收取几百元的好处。

对于许多患者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除此以外还要交纳医生的挂号费。根据医生的水平不同,挂号费有几元的,也有几百元的。但所有人的命运都是:在等候大厅漫长的等待,为的就是和医生见面5分钟,倾诉自己的病情。一位中国医生每天最多要看100名病人。而且大部分病人都指望着马上得到治疗。

医生压力山大 病人疑心重重

所以,医生需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更难办的是,他们只有靠开一大堆药方才能明显提高收入。当前,药费回扣已经基本占医生收入的一半。因此许多病人对医生开具的药方都表示怀疑。

所以,这一原本应该具有榜样作用的医疗体系让中国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陷入紧张,尤其是要动手术的时候更为如此。病人家属会给医生送钱或者送礼,为的是让医生更用心的完成手术。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幕后进行的。如果一台手术进行的不顺利,也可能催生极端事件爆发。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医生需要面对愤怒病人家属的暴力攻击,甚至有些人会被夺去的性命。

想要改变

这种状况

并不容易。政府层也在沮丧地做着

各种尝试

:让农村医生有望得到更好的薪水,此外药品的价格也已经受到严格管制,让医院无法再从药品的销售中牟取暴利。

百废待兴

但是,只有中国人能够随时随地通过自己交纳的保险金获得良好的医疗服务时,他们才会认真对待医疗保险。这也是他们对政府工作表决的一种方式。在这方面,人民的权力被高估到任何程度都不为过。政府可以数百次地强调改革的历史意义。但如果人民的意见不同,那就是事实。无论改革者们觉得这是否公平。

没有人--包括共产党,能够阻止一位再次没能在自己信任的医生那里挂上号的老人怀念毛泽东时代。虽然那时候赤脚医生的技术都不太好,但至少那时可以随时看病,而且是免费的。

作者简介: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特约记者,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任琛

责编:万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