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不光彩的曝光" -关塔纳摩犯人危险性分析

自2002年1月至今,776名恐怖嫌疑犯被关进关塔纳摩监狱。美军的分析主要侧重于:这些疑犯到底有多少聪明,能策划并实施恐怖活动。如果被释放或是被遣送回本国的话,他们对美国及其盟国能造成多少威胁?- 至今维基解密已经公布出700多份相关的分析。

Back-dropped by columns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campaigners in orange jumpsuits from the London Guantanamo Campaign hold a silent vigil in Trafalgar Square, London Tuesday, Jan. 11, 2011. Human rights groups demanded the release of the last British inmate at Guantanamo Bay on Tuesday, donning orange jumpsuits to demonstrate against the U.S. prison's ninth anniversary. (AP Photo/Akira Suemori)

伦敦关塔纳摩运动组织成员今年1月在伦敦举行抗议活动

纽约时报记者斯科特·谢恩(Scott Shane)在对关塔纳摩犯人身份为期数周的研究之后,得出结论:确定犯人身份是一个异常艰难的过程。在国家公共广播里,谢恩解释道:"分析家们应该找出,这些人是谁,而这是非常复杂的。仅仅对于犯人名字及身份进行确定,就已经非常繁琐了。"事实上,因为没有人能对此予以证明,在调查过程中就曾出现过错误。一些犯人甚至还是文盲,别人又怎么能够正确写出他们的名字呢?"就连区分贫苦农民及自称为农民的基地组织人员,都非常困难。"

推测代替证据

人们不会因分析家们摸不准状况而感到惊奇。但令很多美国人感到震惊的是,军队人员更多是去推测,而不是找证据,而这些推测反过来又对布什政府如何决定犯人的命运产生了很大影响:一些人因为好的推测被释放,另外一些被捕后反应平和的人则被划定为"高风险"的罪犯。

谢恩说:"值得关注的是,大部分对于犯人风险的评估都取决于一同被抓捕的人。这一方面并不让人惊讶,因为他们当然会被要求谈别人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有一定的风险,因为有人会为了能获取某些特权,而招供一些事情。如众所周知的一样,如果配合审讯的话,一些审问官甚至会提供麦当劳的食品作为奖赏。"

重新犯罪还是狱中诱发犯罪动机

关塔纳摩监狱犯人的辩护律师大卫·雷姆斯(David Reemes)证实了维基解密公布的五角大楼对700名嫌疑犯的分析。对一些案例他已经很熟悉了。"从本来就不靠的证据中做出推测很难,而他们仅凭猜测或是监狱密探的口供久来确定一个人危不危险。"

美国国防部证实,14%的犯人在出狱后,参与了更多的恐怖活动 - 在也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之前他们中的一些曾被确定为"对美国及其盟友"不危险或危险性较小。而很多观察家们估计这个数字在25%左右,比其它罪犯释放后重新犯罪的平均几率要小。但是,从五角大楼的这一秘密资料中尚不能推断出,有多少当时的关塔纳摩罪犯是重新犯罪,有多少原本无辜者是在监狱中被诱发了犯罪动机。

一位关塔纳摩的罪犯在释放后,参与了阿富汗的恐怖组织,他的辩护律师托马斯·维利纳(Tomas Willner)在美国全国公共广播(NPR)中说:"我不相信他曾是一名恐怖分子。但是关塔纳摩监狱使他变得疯狂。在被关押的几年中,他从一个最初安静友好的少年,变成了野蛮粗暴的人。连我也被吓到。"

但至今还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相反地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相中,在战斗中做起了间谍工作。

作者:Andrea Lueg 编译:梦圆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