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上访人员成重点监控对象

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进京上访人员成了警方重点监控对象。仅会前一个星期内,就有四百名上访人员遭警方拘捕。每日镜报以浙江华溪村进京告状村民王忠发的遭遇为例写道:

default

荷枪实弹站好第一班岗

“多年来,他与村民一起反对在农民的土地上非法建造化工厂。去年春天发生警民暴力冲突后,三名村民至今仍被关在狱中。王忠发坐牢九个月后,乘火车来到北京申诉。‘工业毒物使我们的孩子生了病’,他说。

自皇帝时代以来,中国平民就进京告状、揭发腐败和不公正现象或陈述生活的困苦。去年人大收到了十七万封这样的申诉信,状告法庭、政府部门和国家检察部门。大多数申诉信交邮寄出,但许多人像王忠发一样亲自到北京来陈述自己的冤情。对中国人来说,批评当局和政府并非没有危险。许多省区为了尽量减少上访人次,派出打手到首都,威胁上访人员。批评政治体制或共产党专政的人,还要尝到国家安全部门的滋味。”

商报系列文章“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报道了北京南站一带约十五万上访人员的悲惨处境。文章介绍了几名上访人员的案例后写道:

“无论是腐败、强夺土地、刑讯、谋杀或强暴妇女,每一个这样的案例都在叙述中国这个‘法制国家’中公民的无奈。上访成功的机遇微乎其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调查表明,只有0.2%的申诉得到解决。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认为,这是现行法律体系没有效率的证明。这位专家说,现代中国需要独立的上诉途径和独立的法院,而现在进行的改革只是为了对上访人员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放弃申诉。

谈起压力,北京南站被遗忘的人们就有亲身体验。许多人因为到北京寻求援助,多次遭到殴打、关入监狱。中国的警察可以不经法院判决对当事人实施最长可达三年的行政拘留。省区当局派出便衣到北京,把南站的上访人员带回,因为如果某省区的上访告状不为人知,这个省区地方政府就能获得更好的评价。

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说,80%的上访都有道理,他认为,上访剧增有两个原因:一是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维权意识,二是过去几年经济繁荣带来了社会倾斜。尤其在农村,数年前党就开始试行民主体制,但现在出现了强烈不满的声音。距离国家首脑胡锦涛说教的‘和谐社会’,中国还差得很远。”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