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准备回国

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冯正虎从去年六月至今八次回国被拒,去年十一月起他留宿日本成田机场以示抗议。如今冯正虎表示,回国已经不再有阻力,应该可以在今年春节前回到上海。周一本台记者拨通了冯正虎的电话,请他介绍了八次回国被拒的遭遇,以及在这个问题上新近出现的转机。

default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

问:我们得知,您有一段时间被困日本成田机场无法回国,现在应该是在春节前就能回到中国了。您是否能和我们讲一下您现在的具体情况,以及发生这样转变的原因?

答:明天开完记者发布会以后,后天我就会离开机场进入日本境内,然后就准备可以回国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在上周连续三次到这里来看望我,我想我应该回国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因为中国政府至今为止没有表示我不能回国,而且发生了这件事情以后,最近中国大使馆开始来探望我。其实,从中国大使馆到机场是很远的,从那里过来单程就要两个小时,而且他们还连续来了三次。通过我们之间的交流,我想回国应该是没有什么阻力了吧。所以我决定先进日本境内,因为正式回国的手续要先进入日本境。这样的情况下,我选择从机场退出以后,回到日本整休几天,然后在这春节前的十几天里把一些手续办了,然后回上海。

问:在中国驻日本使馆的工作人员特意来机场探望您时,主要交流的是什么内容呢?

答:他们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告诉我们,中国大使馆是代表中国政府的,他们来关心我的身体健康,以及在这里的处境。另外他们还告诉我,他们是来帮助解决我回国的问题。

问:使馆人员是否就您可以顺利回国入境做出十分肯定的表示?

答:没有。因为我也和他们说了,我们不谈判回国的问题。的确也是这样,因为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说过,"你不可以回国",怎么来谈回国的事情呢?回国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作为公民自己的权力,只要我意识到没有什么阻力的情况下,那就是正常的普通人,回去就是了。

问:那么来探望您的使馆工作人员是否有解释或提及,此前一直阻挠您回国的阻力主要是什么?

答:没有,但当然我会和他们提出,要追究上海违法官员的责任,他们也会把这个情况和上级汇报。

问:前来探望并和您交流的一直是中国驻日本使馆的工作人员,那么您之前提到的上海政府是否有任何和您正面的交涉或是表态呢?

答:有的。在第二次使馆的人来看我的时候,他们就转达了上海政府的三个答复。这三个答复中,一个就是认为上海政府不存在赔礼道歉的问题;第二个答复就是同意我回国,进入日本境内后具体安排回国的时间;第三个就是,看我表现,研究决定我去看世博会。使馆的官员跟我说了这三个答复以后,我当场就批驳了。就赔礼道歉的问题,我认为中国政府倒不存在这个问题,中国政府至今都没有说过我不能回国去,严格的说,上海政府至今也没有说过我不能回国去。但这个事情总是有人做的,那就是一些具体的官员,而这些官员违法,让我受到伤害,也让我们国家的形象受到损伤,而这些违法官员是上海的,所以这些官员当然应该要赔礼道歉,而且不仅是对我个人,还要向中国政府,以及所有牵涉到的部门和公司道歉。而且公民是否可以回国,什么时候回国,这是国家一级政府决定的事情,而不是地方政府,而且这是公民自己的权力。另外对于世博会的问题,我说世博会不是你上海官员家里的庭院展览会,是上海人民的世博会,是中国的世博会,是全世界的世博会,而且这是对所有人都开放的,怎么还要你们去讨论呢。而我的表现这是公开的,因为第一,我爱中国,第二我坚持中国宪法法律,第三,我公开的支持中共中央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依法治国"的政治路线,那么还有什么表现好不好的呢?

Feng Zhenghu

各方对冯正虎表示支持

问:在过去的时间中您八次回国被拒,最后只能留宿机场,可以说是在国门外患难。那么,您能不能和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整个遭遇的原因和过程?

答:我从去年的4月1日到日本来短期的休养,因为我过去一直是在中国日本来回的有一些商业上的业务。来到日本以后,我6月7日第一次回国的时候被上海的边防检查阻挠了不能回国。从此以后,从6月7日一直到7月31日,我经历了七次连续的回国,三次回去(但不能入境),四次在日本成田机场被两家航空公司阻止登机,他们的理由就是,上海当局说我不能回国,所以不能让我搭乘飞机。现在日本的东京法院和千叶法院已经受理了对这两家公司的起诉,在审理中。然后相隔三个月之后,也就是八月、九月我没有回国,因为考虑到日本正在进行大选,然后十月份我去美国旅游访问以后,十一月份,我启动了第八次回国。我相信第八次回国肯定能够成功,因为当中经历了很多说明,包括法律意见书等。但是第八次回国,仍然不能入境,而且这次还使用了暴力手段,警察把我硬推,拖拉到飞机上经历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把机组人员的帮助下把我按在飞机的座椅上,然后关上机舱门,几乎是把我绑架到日本。

问:这最后一次您被拒绝入境而被送回日本后,你为何不像之前那样先进入日本或是其他国家等待一段时间再次尝试,而是选择了不入日本国境而留在成田机场至今?

答:因为一个公民到其他国家去是自由的,把我暴力绑架过来,这不仅对我是一种耻辱,我要维护做人的尊严,而且这对我们中国,甚至是对日本,应该说也是侵犯了他们的一种尊严。所以我就不入日本境一直在日本的机场,一直持续到今天是第九十天,过着比较艰难的生活,在这里没有什么吃的,完全是靠一些捐助,日本的,中国国内的,香港台湾以及美国的一些民众,包括一些德国的空姐也给我送了很多食品,这样才能维持生活。在这里也没有洗澡,睡觉就在一个长椅子上,这样度过了艰难的生活。我开始就说过,要让我身体上受到的折磨,以及精神上受到的羞辱,来唤醒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权的关心。而现在可以说,这样长期的等下来已经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反应了。所以使馆人员会来看我三次,我认为这已经得到了一种诚信,所以准备重新进入日本,然后回国。

问:那么现在来看,按照程序来办您应该是可以在春节前顺利回国,回到上海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

答:回到中国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就是去看我的母亲,老母亲肯定是要先去看她的。

问:回国以后,就此事您是否还会有什么后续的追究和行动呢?

答:其实这个行动我已经在进行了,在国内我已经在起诉了,状告浦东边防检查站。我已经委托了国内著名的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两名律师,包括莫少平律师本人,我已经把诉状填写并递交给浦东法院。在第八次回国的前两天我已经递交了,到现在还没立案,所以等我回去以后就会提起这个问题了,通过法律的手段解决这个问题。

采访记者:月洋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