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上海世博德国馆夏日"嘻哈"

"嘻哈"(Hip Hop)是我们时代最成功的青少年文化现象之一。涂鸦,霹雳舞,音乐,8月上海世博会的德国馆"和谐都市"整个沉浸在嘻哈里面。德国之声记者冯海音现场体验了这个跨越文化区域的现象。

default

上海世博德国馆嘻哈节目牌

Shanghai Hip Hop Projekt

德国歌手“倾倒众生”

Beatbox(电子节奏嘴鼓)在德国馆前的广场上干燥地震荡着。中国观众尽情地应和着这种问答说唱。柏林人拉菲尔·沙尔(Rafael Schall)深有感触,"在柏林,跟这里比显得老沉稳重。在这里,你真的能把人们发动起来,你可以在舞台上尽情地做动作,尽情地放纵,这里的人跟着你一起放纵。"

沙尔是50多名德国嘻哈艺术家之一,8月份,他们跟50名中国艺术家一起,把德国馆变成了都市青少年文化实验室。德国馆发言人玛里温·康拉迪(Marion Conrady)解释了德国为什么要在上海世博会上展示一个月的嘻哈,"嘻哈文化无论如何都是一种往往在都市展示的青少年文化,从千真万确的意义上说,它通过涂鸦来展示,也通过表演等等。在我们在上海的和谐都市馆里,我们以此传达的信息是,一座城市必须是非常多姿多彩的。属于一座城市的包括高雅文化,但同样包括在内的是,要给年青人以他们的空间。"

Shanghai Hip Hop Projekt

中国歌手“Cha-Cha”在演唱

上海女歌手恰恰(Cha-Cha)对此有同感,"我们在这里可以向世界展示,中国年轻人今天在做什么,好酷。"

在此之前,恰恰刚唱了这样的歌:忠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要做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

有一样东西对全世界的嘻哈们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那就是涂鸦-彩绘。在德国馆这里,这也得到了体现。在这里的涂鸦角,艺术家们不仅画出大幅的图画来,而且还给参观者喷绘T恤衫、伞和包。在上海街头,涂鸦者们的杰作是根本找不到的。斯丹·吴(Stan Wu)在香港出版街头涂鸦杂志《Invasion》,他解释了上海见不到墙头涂鸦的原因:“我们先是有了奥运会,然后有了现在上海的世博会,政府,市政府,他们尽一切可能抹去全国的所有涂鸦,对所谓'彩绘墙面'的容忍度是零。所以你在这座城市里几乎看不到涂鸦作品。"

8月29日,星期天,人们在这里却可以开眼界了,这里举办了亚洲最大的涂鸦比赛,这个名为"2010战墙决赛"(Wall Lords Finals 2010)的项目同样是德国的世博文化节目之一。这个嘻哈项目是柏林人阿金·瓦尔塔(Akim Walta)发起的。这位柏林嘻哈基地的创建人已经在这个领域活跃了近30年。的涂鸦引出了瓦尔塔对上海最美好的回忆:作为德国艺术家,他通过彩绘一所涂鸦学校的外墙跟上海市民建立了联系,"我们的小伙子们为居民也画了一些画。他们跟居民取得联系的努力是动人心弦的。那条灰色的街道一下子就被五彩的图画覆盖了,这些图画跟居民的生活有着直接的关系。后来发生了一些混乱,人们要把这些画抹掉。小孩子们和家庭成员站到了这些图画前面,保卫着图画,他们说:喂,他们是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给我们送礼物来的,这是我们的图画,我们不愿意它们被覆盖掉。"

瓦尔塔已经十几次到中国了,在那里先后搞了好几个项目,而世博德国馆的嘻哈项目不会是他的最后一个,"世博会后,合作不会就那么停止下来,而会继续干下去。"

Graffiti in Berlin Kreuzberg

柏林的涂鸦

作者:冯海音(Matthias von Hein)编译:平心

责编:韩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