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上央视”成媒体人的“新常态”?

《财经》记者王晓璐被指涉嫌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在央视认错。对此,媒体人、律师、经济学家纷纷提出各种批评和质疑。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华网31日凌晨报道,《财经》杂志社记者王晓璐因涉嫌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受贿等犯罪,于8月30日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当天播出了王晓璐接受采访的画面,电视上的他表示:"我通过私下打听获得新闻素材,主观判断,撰写报道。我不应在敏感时候发表对市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报道,不应该仅仅为了轰动效应,给国家和股民带来这么大损失。我很后悔。"

媒体人忿忿不平

王晓璐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一出,网上有不少上表示支持"支持公安部,严厉打击犯罪"。也有网民质疑:"不是说股市危机是不怀好意的外国人在搞鬼吗?怎么是一个记者的行为?"也有人提问:"他到底犯了什么法?"

记者上官方电视台认错并非先例,如

《新快报》的陈永洲

知名记者高瑜

。新浪认证为南方周末经济部记者黄河的微博账号31日称,"上央视"已经成为介个时代媒体人滴"新常态"。新浪认证为媒体人的王剑更是直言不讳:"央视第一法庭庭审中"。

New Express Presse Reporter Bestechung Geständnis Fernsehen Medien Pressefreiheit

记者上官方电视台认错并非先例,如《新快报》的陈永洲

拥有近10万粉丝、新浪认证为中山大学全媒体研究院中国新闻业评议会特约观察员的"石扉客2014"感慨道:"去年对我震动最大的,是浦志强案和沈颢及

21报系案

。今年才过半,就已经有让人同样震动的周世峰及锋锐案和财经及中信案了。身为媒体人,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代,真有坐过山车般惊心动魄目眩头晕的感觉。"

针对王晓璐的认错内容,拥有65万粉丝、新浪认证为财经媒体人的罗昌平写道:"专职'私下打听'十年,感谢不抓之恩! "

拥有近20万粉丝、自称是王晓璐原同事的王以超指出:"如果一名媒体人,既不存在主观恶意,同时又不存在不当得利,仅仅因为一些专业上的瑕疵,就要面临刑事危险。我只能说,这样的社会,距离法西斯主义并不远。 坚决声援原同事、现《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希望他和这个国家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并且愿意为其本人以及家属,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拥有近14万粉丝、新浪认证为资深媒体人朴抱一补充:"王晓璐的行为是职务行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的客观要件是编造并且传播,而传播的载体是《财经》杂志的网络版,而且根据版署一贯强调的新闻三审制,是财经审核并发布的。所以,如果涉嫌犯罪,应该是单位犯罪,而不是个人犯罪。单纯对个人追责,有悖司法正义。"

拥有7.5万粉丝、新浪认证为电视台主编的记者张琳写道:"技术贴。话说某报说4000点是牛市起点,是不是也属于'给投资者造成经济损失',且'造成恶劣影响'呢?"张琳指的是四月下旬《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

拥有11万粉丝、被新浪认证为媒体人的王星WX 总结说:"抓律师,让走投无路去求助法律的人真的无路可走。抓记者,把只有单方说法、未向主管部门核实的稿子归为编造虚假信息。这么做,是和尚在挖庙吧?"

律师和经济专家有话要说

China Börsen rutschen weiter ab

网民质疑:不是说股市危机是不怀好意的外国人在搞鬼吗?

拥有38万粉丝、新浪认证为周泽律师的账号表示:"什么叫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不是私下打听获得信息并加上自己的判断而写稿的吗?我以前讲授新闻法制与伦理时说,新闻真实,就是传播者确有依据,并确信真实。代入本案情况,我认为记者的报道仍不失新闻真实。"

新浪认证为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炜光的微博账号则分析说:"媒体不是行政管理机构,它们有报道的自由,也可以有完全相反的报道存在,报道不实,行政部门可以出面澄清事实。现在是行政部门不作为,出了问题找媒体算账。我很理解该记者在央视摄影机面前认头服输,否则有可能因此而失去自由,对于个人来说就是灾难降临。"

国际组织呼吁释放王晓璐

王晓璐供职的《财经》杂志社26日发布《关于本刊记者王晓璐被公安机关传唤事宜的说明》,确认王晓璐在其家中被公安机关传唤,并表示:"杂志社对记者在职务范围内的正常采写行为承担责任,并维护记者依法履行职务的权利,关注其享有的其他合法权益。"

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当天发布新闻稿称:"中国当局对金融市场波动的超敏感,并不能成为其拘禁采访报道新闻的记者的理由。我们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王晓璐。"

LOGO CPJ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呼吁释放王晓璐

另一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27日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我们认为当局应该立即把他释放,如果因为他的报道,这些都是包括在记者采访的言论自由之内,根据中国的宪法和国际法,这些是应该受到保护的言论自由。"

总部位于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28日也发布新闻稿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王晓璐。该组织指出,当局对王晓璐的指控是荒谬的,显示中国政府企图控制媒体对股市价格波动报道的控制。

新华网的报道介绍:"7月20日,《财经》杂志社及财经网发布记者王晓璐撰写的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受该报道影响,股市出现异常波动。当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该报道不实,并强调有关媒体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报道不与监管部门核实是不负责任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