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三聚氰氨医疗赔偿基金去向受质疑

近日,中国官方媒体《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两亿元的"三聚氰胺赔偿基金"去向成谜。"三聚氰胺宝宝"仍在饱受病痛之苦,而该基金使用及运作状况却被基金最初的牵头者称为"机密",拒绝对外公布。

default

2009年1月赵连海接受媒体采访

2008年,中国爆发"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中国官方公布的确诊患儿数字为30万,而实际的数字可能更高。在事件发生后,公众对政府和涉案的"毒奶粉"企业问责。在巨大的公众舆论声中,2008年年底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牵头,由22家涉案企业集体出资设立了总额2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作为对毒奶粉事件近30万名被确诊患儿的善后措施之用。

2009年1月8日相关政府部门联合签发的文件称,医疗赔偿基金是用于"对患儿急性治疗终结后到18周岁以前可能发生的与此相关的疾病给予免费治疗"。目前不仅三聚氰胺奶粉22家涉案企业的出资标准无人知晓,连该医疗赔偿基金在这两年多时间里的赔偿情况、管理运作方式、现金余额都已成谜。

就此5月16日《瞭望东方周刊》报道,该基金会成立时隔不到两半年,基金流向及近况成谜,该基金会成立机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面对媒体追访和三聚氰氨毒奶粉患儿家长的质疑,称此基金会由政府直接管理;基金的受托运作方中国人寿公司称属国家机密,不适宜对外公布。德国之声多次联系宋昆冈,对方未接受采访。

据悉,曾经有法律界人士如律师张立辉、张兴奎追踪基金运作情况,要求当局的主管部门和基金会方面作出信息公示,但未得到回应。

"我们不知道他们把钱用到哪里去了"

德国之声就此事首先联系了毒奶粉受害儿童的家长,湖南永州的周进,他的儿子出生于2007年5月,从9月起食用三聚氰氨涉案企业的奶粉,一年多后,毒奶粉事件爆发才停止食用。据他介绍五岁多的儿子目前身体非常不好,左肾出现积水,还长期伴有尿道感染及腹部疼痛,去医院做相关检查,无法给出完整的治疗方案。

对于三聚氰氨医疗赔偿基金,周进表示知道这个基金会,最初孩子确诊食用毒奶粉造成伤害后,湖南永州当地的政府告知他,为孩子治疗的费用可以由三聚氨医疗赔偿基金报销,可是当他拿着相关的票据去找当地政府时,当地政府称无法报销。而且赔偿金到现在也没有拿到。

最让周进感到气愤的是:"现在他们觉得都没有这个事了,找政府,政府让找卫生局,卫生局又让找人寿保险公司,可到了保险公司他们又要政府开证明,几个部门推来推去,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事情到底由谁负责?说是毒奶粉企业赔了2亿的医疗赔偿金,我们都不知道这个钱用到哪里了,我家孩子从确诊到现在,花去10多万元,只做过一个免费的B超,一部分是我们自己出的,一部分是社会上的好心人捐款。"

周进表示对国家部门主导成立的赔偿基金很失望,但寄希望于民间自己的基金会:"对比下来,我们肯定相信民间的组织,最好是有民间组织管理捐款,如果是政府不知道他们又把钱拿来干什么。"

据德国之声向一直坚持为三聚氰氨毒奶粉受害者家庭维权的赵连海了解到,目前很多的毒奶粉患儿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救助和治疗,病情加重,大多数患儿除出现的肾病有的甚至肾萎缩外,象山东青岛张仁和的孩子已经出现脑瘫迹象。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