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摁住的火药桶

近期长江中下游发生五十多年来最严重的干旱,三峡工程所引发的诸多问题再度被关注和讨论。德国之声专访了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他认为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尽力摁住的火药桶,但随时可能爆发。

This Xinhua file photo taken in December 2004 shows the aerial view of the Three Gorges Dam in Yichang, central China's Hubei Province. The axis of the dam is 2,309 meters, the longest in the world. The construction crews expect to finish pouring concrete for the massive Three Gorges Dam on Saturday, completing what China calls the world's largest concrete structure, state media reported Friday, May 19, 2006. (AP Photo / Xinhua, Du Huaju)

三峡大坝

自今年三月份起,长江中下游发生严重干旱,在卫星云图上,著名的鄱阳湖面积萎缩,几近干涸。有专家认为三峡工程为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由此引发公众对三峡工程的大讨论。三峡作为中国大型的标志性工程,在移民、生态环境、地质灾害等问题也逐年呈现。

2011年5月18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此次会议被中国媒体公开报道,外界认为是中国官方首次正面承认三峡所带来的诸多问题,如移民、生态环境、地质灾害等。

就三峡工程从决策、是否为引发干旱原因,到"利弊关系"及隐含其中不向公众公示的严重问题等德国之声专访了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

记者:从技术层面来说,三峡工程是否实现了最初的功能?

王维洛:三峡工程,从工程上来讲有四个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这是最初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时和向全国人大报请项目时提出的,最终只实现了一个目标--发电,目前看来,也真是为发电而建的工程,他的防洪功能是很小的,并不象官方吹嘘的那么大;从航运来说,也阻碍了长江航运长远的发展;南水北调这个目标,从目前来看,三峡对其没有任何作用。

这次国务院会议很多人以为是中国政府承认了三峡的错误,其实他们还在那里强调三峡工程的综合效益,中国政府还是希望以所谓的好处掩盖大家所能看到的弊病,比如他们强调的防洪,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沈国舫他最近也发表了讲话,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已经从原来的防十年一遇到了现在的防百年一遇,这根本是错误的。

我在这里可以引用他们水利专业祖师爷张光斗的一句话,这是张光斗在《三峡工程宜早日兴建》中写到的:荆江的防江能力是能防二十年一遇,加上葛洲坝的防洪能力的话,可以防四十年一遇的洪水。所以在三峡工程建设之前,加上葛洲坝的调蓄能力,已经能防四十年一遇的洪水,在1998年大洪水之后,在"三峡工程反对派"陆钦侃先生的反对和他的大声疾呼下,朱镕基接受了陆钦侃的建议,加高了长江荆江段的河堤两米,在没有三峡工程的情况下,荆江的河道就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所以说三峡提高了防洪能力是骗人的话,有意夸大三峡的防洪作用,而且从三峡工程建成到现在这么多年,中国政府还是没有公布三峡真正的防洪库容。

记者:您怎样评论中国政府一直在强调的三峡工程"利大于弊"的说法?

王维洛:三峡工程对环境的破坏方面,当时专家组的结论是弊大于利, 但是中国政府以程序上的错误否定了最初的这个结论;在总报告中把"利大于弊"写入其中。现在国务院公布三峡工程的一些不利影响就证明当时审批时所说的"利大于弊"是错误的,当时还说不建方案与晚建方案相比,只是节省了110亿元人民币,可仅仅是从现在到2020所谓的三峡后续工程,其费用已经是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是原来的10倍以上,所以综合以上可以看出,三峡工程是弊大于利,而且随着三峡水库运行时间的增长,弊病会越来越大。

记者:这次长江中下游大旱,您觉得三峡工程是不是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

王维洛:我们必须把这个话题分开讲,长江中下游大旱的时间从今年的三月份开始的,降水偏少是主因,三峡工程加剧了干旱,而不是起到缓解旱情的作用,湖南、江西等省的水利专家也指出原来鄱阳湖、洞庭湖之间水量的互补关系,由于三峡工程,这种互补关系被破坏,目前正进入互相之间不协调的阶段。自然界本身是有互补效果的,而三峡工程是破坏了这个效果。

中国的旱灾还在于中国人对河流的开发程度过高,西方专家认为,一条河流开发程度不应该超过百分之十五,最好不要超过百分之五,这样能够保障河流自然的调节能力,但是中国河流的开发程度超过了这个极限,对自然调节是十分不利的。

另外中国官方媒体说三峡工程现在放水是为缓解旱情,其实他们并不是愿意抗旱,而是为了要防后续将出现的洪水,按照三峡工程的运行计划,到六月初必须把水位降到海拔145米,所以我们要提防旱情结束的时候下面接着可能要来的就是洪水。从这个意义上讲所三峡是既不能抗旱又不能防洪的。

中国现在这么大规模从长江取水是不行的,中国人对自然的索取太强了。三峡工程总的思路,错就是在总体思维是个错,在于把这个思维给广泛传播了,认为人能胜天,人调节水比老天调节得要好,这和古人的思想是两样的,比如都江堰是顺势调水,不是人为的建个大坝来控制,三峡工程上马后,各地兴起了建大坝的风潮,当到处都蓄水的时候都遇到象三峡这样的问题时,下游缺水就不能想象了,现在要走的远点,现在丹江口水位已经降到死水线下了,所就是说,丹江口水库是不能给湖北省抗旱提供任何水源。

记者:目前三峡工程引发的问题,除了大家知道比较多的生态环境、地质灾害等,所引发的社会问题还有哪些?

王维洛:社会问题从两个层面来分析,第一个就是三峡的移民,他们失去了土地房屋工作,我看过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对三峡移民总结的一个报告,在最后是这样写的,三峡移民目前处于"三无状态",无工作,无地种,无出路。

三峡后续工作规划中要完成的三峡移民有三十万,他们被定为生态移民,原来的三峡移民在政治上还有一点好处,移民的子女在高考时有加分,但是这三十万不计入三峡移民,他们的子女不能享受这个政治好处,所以目前这三十万也在抗议。

当年在论证报告中是说113万移民,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是140万,做规划时一般百分之五是允许的误差,百分之十是最大允许误差,但百分之二十的误差绝对是个错误,因为原来就有百分之二十的误差,再加上这新的三十万移民,误差就更大了,所以中国政府绝对不接受这三十万成为三峡移民。

三峡移民所造成的社会问题是很严重的,他们目前靠社会低保来维持生活,每人每个月到政府领生活补贴,少的90元,多的一百多元,钱不够怎么办,很多移民中的女性被迫从事性交易,有人称三峡地区"繁荣娼盛",他们是被生活所迫。

中国老百姓总是认为政府不能骗老百姓,把希望寄托政府上,当他们对政府失望时,要么无能为力,要么走上极端,使用暴力,在三峡地区刺杀移民干部也不在少数。三峡的影响不仅仅是在一条河、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上,影响了整个中国的社会和几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