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三峡:一千年来最伟大项目

长江三峡工程的拦江大坝正式完工,围堰即将实施爆破。在三峡工程开工十三年后的今天,赞成和反对的两派仍然各执己见。工程总指挥李永安把三峡工程称为“中国人民一千年来的最伟大项目”,而戴晴等环保人士则预言这是中国“社会和环境的一场灾难”。波恩出版的总汇报就此写道:

default

直到今天,三峡工程仍然没有全面防御灾难的计划。三峡靠近宜昌的一处

“2009年之前,库区水位将达到海拔175米的高度,人工湖的长度将超过660公里,等于从柏林到阿姆斯特丹的距离。数百年来有人居住的1200个城镇乡村中的一部分已沉入水底,当局把110万人迁往两岸高地的新城市或外地,准确一点说,是强制迁移。今后几个星期,还有八万人将为洪水让路,最终至少有133万人失去家乡。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得到了比以前好的住宅,但有很多情况表明,政府并没有遵守提供相应补偿和工作岗位的诺言。此外,千百万元的款项落入腐败或无能干部的腰包。现在有数十名干部被捕,一名政府官员因贪污数额巨大被处决。居民的抗争往往遭到武力镇压。”

总汇报报道说,环保组织国际河网要求,应对三峡工程的社会和生态后果进行独立的调查。该组织认为,建造小型水坝更为有效、更为经济、也更有利于环境。总汇报最后写道:

“一件人们担心的事现在看来正在变成现实:三峡水库成了污水坑。多年来,科学家和环保积极分子指出,大部分城市和工厂把没有净化的废水排入长江及其支流。但好大喜功之心大于谨慎之心。北京听到这些警告的声音时,工程已经开工。直到今天,三峡工程仍然没有全面防御灾难的计划。建设公司副总经理曹光景也承认,‘我们不能说,三峡大坝很完美’。”


生态问题的矛盾现象

日报的一篇评论谈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生态问题。评论说,只要仔细看一下中国面临的生态挑战,就可以发现一种矛盾的现象:

“一方面是再清楚不过的危机信号:空气和水污染、水土流失和资源开发殆尽已达到可怕的程度。此外,由于资源消耗急剧增加,国内的供应早已无法满足需求。另一方面,我们在中国领导人身上可以看到一些西方政府首脑缺乏的生态意识。中国的环保法律完全可以拿上台面,一些界定标准往往比西方更为严格。但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生态意识看来不能转变为省市和乡村的行动。法律要么得不到贯彻,要么拖拉行事。今天的市场经济已无法通过传统的指挥经济的手段来控制,建立一个独立有效的司法、以活跃的公众舆论对国家和私营经济实行监督是中国面临的挑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