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一群母亲28年来的呼声:公布真相 承担责任

“六四事件”28周年之际,死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再度发表公开信,重提三大诉求“真相、赔偿、问责”。签署者之一张先玲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们不惧怕官方的拖延和打压,反而是中国政府“有一种在逃犯的心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1995年以来,"天安门母亲"群体每年都发布公开信,坚持要求北京政府调查1989年"六四惨案"的真相,公布包括死者名单和人数的调查结果;对受难者及其亲属做出赔偿;以及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清晨,中国政府出动武装部队对聚集在天安门及其他地区的抗议民众和学生实施"清场",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由于官方至今严禁就当时事件进行研究和报道,镇压行动所造成的人员伤亡数字一直是中国的国家机密,不同信息来源估计的死亡人数从数百到数千不等。

Bildergalerie Tiananmen (Jeff Widener/AP)

1989年6月4日清晨北京街头满载士兵的军车

中国外交部回应

今年6月4日之前,"天安门母亲"再次发信提出自己的诉求,要求政府做出回应。据台湾中央社报道称,在6月2日下午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有外媒记者提出相关问题。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提问记者的"关注点有点问题",并随后表示"关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场政治风波以及相关的问题,中国政府早有了定论。这些年来中国的发展,我觉得已经很充分的说明了问题。我希望你也能更多地去关注中国社会方方面面正在发生的积极的变化。"

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的相关报道中并没有记录这段话。

"天安门母亲"成员、公开信签署人之一的张先玲对德国之声表示,华春莹的表述是中国政府的"老手法",是一种狡猾的推托;"有定论?什么定论?得到谁的同意?杀死那么多人,一个'风波'就能解决了吗?"

Tiananmen Aktivisten (Shi Ming)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

在公开信中,"天安门母亲"群体表示,不能接受政府将学生爱国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并以"平暴"为理由,在首都北京街头动用机枪、坦克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同时也不接受政府将"六四"定性为"政治风波","这只是政府单方面为屠杀暴行推脱责任。政府的强词与推脱不能掩盖烙在地上的血痕。"

48位难属去世

类似的诉求,代表受难者家属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已经表达多年,但中国官方从未做出正式回应。与此同时,已有48位该群体成员在此期间离世。而由于严格的审查措施,中国年轻人中对"六四事件"有所了解的比例也越来越少。但是,张先玲对此并不感到沮丧:"现在资讯这么发达,中国90后是不知道真相,一旦知道真相之后,还是有很多有良知的人,站在我们这边。这些年香港的维园晚会上也有很多大陆人去参加。包括六四纪念馆也很多大陆人去看,这就证明人心所向。"

Hongkong Mahnwache im Victoria Park (Getty Images/AFP/D. de la Rey)

香港维园的“六四烛光晚会”已经举办多年

与全面封杀"六四"消息相伴随的是对受难者家属的压制。今年的"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中也指出,难属年复一年地生活在公安系统的监控中,每年"两会"、清明、"六四"等等敏感时段,或是有重大国事活动期间,都会被认为是"不稳定因素",被上岗、被监控、被"旅游"、被软禁。

过早送出的"赞"

张先玲本人表示,今年的情况"有点滑稽",警方直到周三(5月31日)上午还没有派人监控,"当地派出所的一个领导还给我打电话,说那天来看看我。既然是来看看我,就是说不监控了。我想31日都没来人,我就说给你们点个赞吧。说明这个政府有进步,即使是表象上的进步,虽然根本就不应该来,是正常的事,但我还是给他点赞。没想到,31日的晚上就来了,而且来得很慌忙,一下子在电梯门口排了四个人,往常也就是两个人,楼下也是四个人,今天更好,有十几个人。三路人马,国保、派出所和居委会,如临大敌。"

对于警方的大阵仗,往年曾多次领教的张先玲表示一贯淡然处之,因为自己并没有犯法,而是恰恰相反,"中国政府倒是有一种在逃犯的感觉,自己杀了人了害怕,所以不能提。你不提别人就不知道了吗?"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