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一周香港媒体报道摘要

本周,香港媒体主要聚焦以下几个问题:中国大陆学者何光沪投书香港《明报》,抗议被禁止离境;香港政改方面通过,各大政党希冀扩大影响力;陶杰讽刺中国大陆愤青的盲目抵制日货。德国之声摘编如下:

default

中国的一次反日游行场面

据《明报》报道,中国大陆学者何光沪最近因要到新加坡参加学术会议到达北京机场,但被阻止出国,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何光沪推断他被阻出国的原因,是刘霞曾开过一份邀请出席诺奖颁奖礼名单,据说他的名字就在其中;何光沪教授撰文评述此事,他的香港友人遂把文章交予《明报》发表。何光沪文章的标题是《我的抗议:人民没有安全,「国家安全」还有意义吗?》

据《明报》报道,文章写道:"文明世界的各国宪法以及中国政府签署了的国际公约规定:人民有通讯安全和获取信息的权利,有人身安全和旅行自由的权利,有财产安全和拥有财产的权利。这些规定的基础,是天理良心都认可的神命或自然法则,因为这三方面的安全或权利,是生存的基本条件--即使是一只羊,如果不能获取哪里有水草哪里有虎狼的信息,如果没有走近水草和逃离虎狼的行动自由,如果没有留存过冬的草料,都无法生存;即使是一只狗,如果把牠的活动空间大大缩小,禁止离开,牠都会用叫声表示抗议。何况人呢?"

文章接着写道:"因此,剥夺人的上述三项基本权利,无异于剥夺人的生存权!用强力禁止人离开一定的空间,无异于把那个空间变成监狱!用暴力限制人身自由而没有合法根据与合法手续,则无异于绑架。由此,我们就很好理解最近在美国出版的华文报纸对华侨的法律告诫:不要因为讨债之类事情,就限制别人的行动自由,因为那会涉嫌绑架罪,而绑架罪的性质之严重程度,几乎等同于谋杀罪!"

何光沪接着写道:"事情已经成了这样:我认为你「可能」会危害我的安全,我就可以侵犯你的人身安全,剥夺你的行动自由!我认为你「可能」会骂我(「你」指上两段说的有关民众,他们不可能使用暴力即「打」,顶多能使用语言谴责即「骂」),我就可以把你捆起来!这就是现在在中国大陆经常地、大量地发生的事情的实质!这里所说的「我」,是所谓「国家」,其实是政府,更准确些说,是一些掌权者。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以「国家」的名义,耗费人民大量的财富,训练使用大量的警察,封锁信息,箝制言论,压制批评,围堵上访……这里所说的「你」,是包括工人、农民、教师、学生、业主、雇员、商人……甚至公务员在内的「人民」。因为大家都明白,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人,如果不掌权,都「可能」面对这种遭遇,今天是张三,明天就会是李四……"

政改方案历史性通过

在香港内部局势方面,政改方案历史性通过,2012年新增10个地区直选议员,及5名"超级区议员",各大政党政团均磨拳擦掌,希望扩大政治影响力,就连一再斩钉截铁地说过不会再参选的前立法会议员、工联会副会长陈婉娴的口风亦松动起来,说政改方案历史性通过,促使她有意考虑重返议会。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陈婉娴23日获香港岭南大学颁授荣誉院士衔,显得心情甚靓,更一改口风,说自己曾经一度退意已决,但因为政改方案的通过,令她对香港未来的政制发展重燃希望:政改方案通过推动香港政治发展迈进重要一步,甚至是对功能界别的重新定位,"如果原地踏步,我觉得我的工作及责任已经完结,但作为'老将'面对新的发展形势,我会看到在政治路上出现进步空间,故促使我愿意再去思考出选问题。"

中国愤青的不良情绪

香港专栏作家陶杰在《苹果日报》撰文,讽刺中国愤青的不良情绪。陶杰以其独有的辛辣风格写道:"钓鱼台问题,中国愤青说要抵制日货,现在美国和韩国一起军演,联合「侵略」黄海,这一招龙舟挂鼓,直插肛阴,凡有血性的炎黄子孙,却如何忍得了。……但心智正常的人都知道,以今日之「综合国力」,想做到这三点,根本不可能。在「综合国力」高强的时候,反而抵制不了日货,那么在「综合国力」低贫之际呢?告诉今天患了集体失忆症的人士:那时候是不一样的。一九二一年,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以旅行记者身份,派去中国旅行,访问上海、南京、汉口、长沙,……。到了长沙,芥川龙之介去参观一所学校,有这样的记述:「招待我的,是一个年轻教师,他有一张古今罕见的凄苦脸孔。学校为了反日,学生一概不用铅笔和尺之类文具,在课桌上摆出笔墨砚,用来算几何和代数。原来当年铅笔、间尺、圆规之类的文具,全是日本的轻工业产品。砚台、墨砚、毛笔,本来是作文用的,学校照样用来做代数和几何。那时候的中国人穷不穷?穷。「综合国力」低不低?低。有没有骨气?有。芥川龙之介的支那游记,看不起中国的贫愚,但看到民间因「二十一条」的余愤未消,反日的气概直达学校,知识分子发起,身体力行,芥川龙之介还是很钦敬的。"

陶杰继续写道:"这是八十年前的事。今天听见大陆时而喧喊「抵制日货」,打个哈哈,隔岸欣赏。况且,美、日、韩三国的产品,无论创意、品味、质量,都是文明的先锋。人生苦短,择优而崇,享用好东西,从美国安吉斯到日本和牛,到韩国的化妆品,先要对得起自己,多买,多用,好。"

李华 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