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一周点评(2010年4月25日)

在过去的一周里欧洲都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事情使人认识到了什么?人们讨论了什么话题?德国之声每周为您带来“一周点评”回顾这周德国和欧洲值得关注的大事。

default

冰岛火山爆发致使欧洲空运停滞数日

同一片蓝天 不同的空管局

唉,欧洲,这是人们在这个周末最想发出的感慨!认为至少欧洲大陆居民拥有同一天空的想法已成为历史,冰岛火山爆发就证实了这一点。欧洲人的天空以令人感到担忧的方式反应出生活在地球这一方的我们究竟错在了哪里,我们错在一心想只考虑自己。欧洲居民必须再一次认识到,欧洲不过是世界的组成部分而已。

冰岛火山爆发,灰云弥漫天空,在近一周的时间里,欧洲许多国家纷纷采取了禁飞令,这使人们认识到:欧洲大陆对天空的观念也各不相同。

受到震惊的公众意识到,欧洲各国早应就共同管理天空达成一致。也就是说,为共同管理天空设立欧洲航空安全中心并不影响欧洲各国的主权。

至于具体的航空计划,人们在天空下究竟做些什么则由各国自行决定。欧洲大陆共有30个国家航空管理中心,而每一个中心都按照各自的规章条例自行其是。

在航空交通运输有可能成为,也理应成为全球性经济环节的今天,欧洲大陆天空的割据状态未免显得荒唐。因为导致空中交通混乱局面的主要原因并非火山灰云,而更多的是各国武断地决定开放还是关闭机场、各自不同的环保条例以及更为令人痛恨的"收费丛林"等。

目前,欧洲各国尚死守各自监管领空的过时想法-当然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规定好于邻国。

比利时再陷政府危机

现在又有颇具远见之人发出了跨越旧有边界的呼声是件好事,但谁会倾听这样的呼声,比如像比利时这样的小国?

然而本周内,比利时政府再度陷入危机。此次内阁危机的导火索同样是持续数十年的语言之争。在执政仅5个月之后,由首相莱特姆(Yves Leterme)领导的联合政府分道扬镳,导致内阁垮台。

如果不是比利时将在两个月后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那么在欧洲大陆的其他国家,不会有人对比利时代表讲荷语的弗拉芒地区利益与代表讲法语的瓦隆地区利益的政党间的持久争执产生兴趣。

此次是比利时首相莱特姆因语言之争第三次提交解散政府的申请。不过,全欧洲都被卷入其中。核心争执议题是,人们在布鲁塞尔郊区应使用哪种语言。

如今,欧洲为此感到担忧。从今年7月起,比利时相关大臣将主持欧盟内政和经济部长会议。届时,比利时政府对欧盟7月至12月的工作纲领具有共同决策权。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不幸。

更为严重的是:欧盟常任理事会主席也是个比利时人。此人就是缺乏个人魅力的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他曾担任比利时首相,直到今天,在欧洲大陆,几乎没有人能准确地发出范龙佩名字的读音。范龙佩之所以登上欧盟"新总统"的宝座,是因为,据说他善于在冲突各方间进行斡旋,以此达成妥协。

想必,他还须与自己一样苍白无力的新同事阿什顿一道在妥协调停中再次推出佳作。因为欧盟各成员国不仅在细节问题上存有争议,在重大问题上也无法取得进展。

由此看来,欧盟各国要在外交和安全政策上达成一致,尚需等待一段时间。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喜欢将其称为"统一的外交政策"。里斯本改革条约里对此有明文规定,但现时情况是,此一计划实现的希望正逐渐消失。

欧盟外交政策陷于停滞的原因在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无法将设立欧盟外交机构的想法付诸实施。

欧盟议会要求拥有共同的发言权,但欧盟理事会,也就是欧盟各国的代表机构不愿轻易交出手中的权力。为此,几乎没有人认为,欧盟外交机构计划中的8000工作人员会在年内走马上任。

欧洲工业界的烦恼

数月来令那些的欧盟官僚们颇费脑筋的事情,对工业界来说却几乎无足轻重。值此世界最大规模工业博览会在德国北部城市汉诺威召开之际,设计者和制造商们本周内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另外方式的答案。

原油价格是否保持稳定?我们从哪里找到工程师?谁来惩罚产品仿冒者?工业界的高管们提出了这个问题,与此同时将目光投向中国。政界在此没有更多的影响力。

尽管欧元汇率下跌使欧盟各国的出口商从中获益,尤其是德国,订货登记簿填得满满的。但铁矿、稀有金属价格的急剧攀升又为工具制造商、汽车制造商和机械设备制造商们增添了新的烦恼。

然而,另一个因素为欧洲工业界增添的烦恼更大:那便是,工程师的奇缺。

如今,德国工程师的平均年龄是50岁。公司老板们纷纷抱怨说,德国的教育体制难以激发年轻人对技术专业产生兴趣。这似乎是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普遍存在的问题,从美国直至意大利无一例外。仅去年一年,德国就缺少34000名工程师,当然因经济危机,去年对公司来说又是非常糟糕的一年。

与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前相比,工业界的上述担忧已在欧洲引起更多关注。因为在危机爆发前,许多经济分析师们都在服务业看到了工业国家的发展前景。他们认为,银行、保险公司和咨询公司将会提高工业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工业生产已成为被淘汰模式,甚至有人高傲地说,可将工业生产环节交由诸如中国等新兴工业国家完成。

但经济研究员们则不这么认为。他们在此乐于引用知名的德国工业联合会前主席亨克尔 (Hans Olaf Henkel)的一句表述,亨克尔曾表示:"我们大家不能一直靠互相理发来谋生",就是说这样的服务业不能当饭吃。

现在在欧洲大陆,人们喜欢将矛头指向英国。与其他欧盟国家相比,英国在此次经济危机中受到更加沉重的打击。因为英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以金融业为主的服务业。

英国人对此的认识有可能导致在两周后的大选中出现权力转移。民调结果显示,英国的自由民主党领先保守党和工党。这在90年来尚属首次。人们拭目以待的是,具有古老传统的英国多数选举法将会对民众的意愿产生怎样的影响。

总而言之,在欧洲大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便是人们需为变革付出艰苦的努力。

作者:吴安丽/祝红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