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一周点评:法治国家的无能与经济界东进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 欧洲气氛如何? 人们在过去的7天里获得了哪些新的认识?讨论了什么话题?德国之声每周日为您回答这些问题。

default

7月31日德国杜伊斯堡为爱的大游行遇难者举行追悼会

这个星期德国完全陷入惊慌的气氛中。一周前,这个国家本打算庆祝最盛大的夏季狂欢,一年一度的"爱的大游行",但是却酿成一场悲剧。共有21位年轻人在恐慌混乱的人群踩踏中丧生。

自上周日以来,德国开始调查处理这一事件。但是和以往一样,在对这类重大事故展开调查时,调查系统和司法机构常常是无能为力,查不出谁是对事故负有责任者。因为有太多无能的决策层,而执行者也太多。

伴随着这场人间悲剧的是法制国家的无能。为了表示对遇难者的尊重,世界著名的爱的大游行将永远不会再举办。这一世界著名的电子音乐节本不该有这样的结局。

爱的大游行,民主时代精神的展示

爱的大游行于1989年始于柏林,在柏林墙倒塌几个月之前。当时爱的大游行是一场政治大示威。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人们载歌载舞,祝福和平和国际友爱永存。

年轻的一代,即所谓的科技一代,似乎通过爱的大游行找到了一个中心和一个共同的思想。欧洲青年以往常常被指责以自我为中心,只知道消费,不关心政治。现在,批评人士也承认,爱的大游行使年轻人具有了一些社会责任感。

当然,在以往的大游行中,也会看到许多穿着暴露,甚至裸体者。但20年来,这一大型活动始终是一场生气勃勃的和平庆祝活动,直到上周这一盛大活动如此悲惨地宣告结束。这是德国遭受的一次失败。事故发生一周之后,仍然未能对真正的负有责任者提起诉讼,对此德国感到恼火,却又束手无策。因为每个人都在推卸责任。市长批评警方无能,而警方则指责市政府指挥不力,检查官又说是其他人的责任。

经济界将向东方进军

人们的愤慨如此强烈,以致本周来自经济界的好消息也无法进入报纸的头版位置。因此,人们只是私下表示庆贺。因为德国和欧洲经济发展势头之好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仅几个月前,欧洲人还认为自己深陷危机不能自拔。但本周所有大型企业公布了其季度报告后才发现,实际上他们的境况非常好。

亚洲经济的蓬勃发展使欧洲出口国,尤其是德国从中受益。几乎每一个行业,从汽车制造到化工、银行和保险领域,都随着中国的经济增长而扭亏为盈。

但是批评人士已经警告这是危险的。因为意外的成功会导致像德国这样的国家,再次忘记从危机中吸取教训。

两年前,当世界金融危机使人们的沮丧情绪日益加重时,人们开始就单一经济的危险性展开了一场有益的辩论。因为每个农民都知道,单一种植有效益,但是也容易受挫。
农民比政治家更聪明?

单一经济是指国家主要依靠单一支柱来维持国民经济的结构。例如德国。德国几乎只依靠出口赚钱。而生来节俭的德国人消费太少,因此,国内市场低迷也有德国人自己的一份责任。

因此,经济学家们已发出警告,只要中国市场打个喷嚏,德国经济就会患肺炎。但是应该采取什么防范措施呢?对此甚至比几年前更缺少办法和主意。

最近几周,虽然默克尔总理和她的执政联盟的争吵有所平静,但是德国政府仍然相当不受欢迎。这种平静也不足为奇,因为现在是夏季休假期,很多人还在度假。但德国人对柏林政府的信任几乎丧失殆尽。

新政府自去年秋季上台以来,就缺乏敏锐的战术和对紧迫问题的关注。

德国的慢性土耳其过敏症

本周,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又成为了这样的一个例子。他本周访问了土耳其,并告诉他的东道主,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时机尚不成熟。

人们嘲讽地说,这是德国外交政策的一个亮点。因为在欧洲,最近几周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像土耳其这样如此明确定展示了其新的地缘政治的份量。土耳其正在成为一个具有强劲经济实力的地区强国。德国政付却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好为人师和实行贸易保护主义。

而英国新首相卡梅伦则聪明得多。本周他也去了土耳其。但是他在那里表现出的是极力主张土耳其加入欧盟。卡梅伦说,土耳其毕竟已是北约的重要成员。他还简单但真切地表示:"说土耳其可以守卫营地,但不能在帐篷里占有一席之地,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布鲁塞尔在北冰洋的地产

布鲁塞尔继续按照自己的思维逻辑行事。本周,欧盟开始与冰岛举行入盟谈判。专家们认为,这一谈判将迅速取得成功。尽管冰岛饱受世界金融危机打击,但是似乎没人对此予以关注。

谁关心气候变化,谁就会知道,为什么冰岛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欧盟成员国。冰岛拥有庞大的北冰洋地区。当前冰山迅速融化意味着大量现金将滚滚而来。因为据估计,北冰洋海底蕴藏着巨大的矿产资源。

因此,无论这个岛国的经济状况多么糟糕,都要将其拉入欧盟。布鲁塞尔的谈判代表们所致力的目标是,在其他人到来之前,我们已经在北极占据了我们的位置。

作者:吴安莉 译者:李京慧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