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一周港媒:人们为何上街?

本周,香港媒体主要关注一下焦点:中共建党九十年,大陆一片红海洋,但北京市民并不十分关心;香港"7.1"游行,人们为何上街?德国之声摘编如下。

Democratic Party members march during a demonstration in Hong Kong Thursday, July 1, 2010. Hecklers besieged Hong Kong's Democrats at the opposition camp's flagship protest march Thursday, accusing them of selling out their cause by striking a deal with Beijing on conservative electoral changes in the semiautonomous Chinese territory. (AP Photo/Kin Cheung)

2010年7月1日的游行场面

今年7月1日是中共建党九十周年。《明报》发表报道,题为《首都披红迎党庆,市民:与大家无关》。报道写道:"今日是7月1日,为中共建党90周年。当局在首都北京,已经布置了一场红色「视觉盛宴」。红旗、红色标语、红色海报……作为中国主流颜色的红色,近日在「红都」北京再次充斥大街小巷。 ……在北京市内几乎所有的居民区内,各居民楼的门前均插上国旗。有居民说,共产党成立90周年,老百姓生活逐渐富裕,应该插红旗庆祝。也有居民说:「党要求怎么做,就该怎么做」。还有居民说,插红旗与大家无关,「每次重大活动都是如此。早习惯了。老百姓该卖西瓜卖西瓜,该生活还得生活」。这些红旗和红色标语的费用,基本都由当局拨款,有市民说:「反正不让我出钱,爱谁插谁插去。无所谓。」似乎不关心是否与自己的税金有无关系。"

上街是爱护香港的表现

在远离北京的香港,今天则是回归中国十四周年的日子,同时也是香港市民传统上街游行的日子。香港《苹果日报》日前发表题为《情势差过 03年, 7.1你会上街吗?》的社评。社评写道:"市民上街表达意愿,其实正是爱护香港的表现,是对香港前途仍存希望。 03年港大民调显示,市民对一国两制的信心有 52.9%,对中国前途的信心更在 80%上下,对中央政府的信心维持在 40%左右。市民对强推 23条反感,觉得是威胁到市民的自由,对董伯的无能和寡断不满,但对政府的整体表现还是较满意的,市民也较相信中央会维持一国两制。因此 03年 64烛光集会只 5万市民参加(多数市民认为中央不会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到 7.1有 50万人上街,那是强烈要求「董建华下台」和「搁置 23条立法」。最新民调显示,市民对港府信任度创 04年新低,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更创 11年新低,对一国两制信心也全面下跌。"

社评接着写道:"近几年中央官员对香港内部事务的公然干预是使市民对 7.1上街感到无力的重要原因。对抗特区政府,市民上街终究还是能导致叶刘下台、董伯下台和 23条立法搁置;对抗支撑甚或导致特府无能兼无耻施政的中央,市民自感力量太不足道了。
然而,今天摆在香港市民面前的,不是能不能做到,而是应不应该做。香港人应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韧性,更何况目前在香港仍有游行示威的自由,而这自由又正在受威胁和宰制中。想到在内地因维权而遭迫害的人士,我们更不应放弃现在仍有的上街的权利。除非你对过去这一年香港所发生的畸变没有感觉。"

谁迫使市民上街?

《明报》也针对这一问题发表社论,题为《谁迫使人民上街,向专权霸道说不?》。社论写道:"又到七一,使人意料不到的是,踏入回归第15年的第一天,竟然成为政府与市民就立法会直选议席出缺递补机制的「决战」空间。今日有多少市民参加游行,相信对递补机制会否按政府的意志通过和落实,有决定性的影响。 政府就递补机制的操作,尽显其专权霸道的一面,逻辑理路不通、漠视民意、援引外国个案和解读民意有偷梁换柱、移花接木之嫌。政府一意孤行,造成一个恶劣的态势,迫使市民上街表达不满。难道真的要有数以万计的市民上街,使部分议员有所忌惮而改变立场,形成不够票,才能迫使政府煞车?难道只有这样,香港固有的理性求真、程序正义等核心价值,才不会遭到践踏,而市民的补选投票权,才不会被剥夺?"

社论继续写道:"递补机制本来较为枯燥、门坎高,不但市民无兴趣,传媒起初未重点报道,市民关切递补机制约始于10日前,在立法会审议修订的委员会阶段,官员答复议员质询时,愈解说暴露问题愈多,官员的理据宛如「高山打鼓,不通、不通」。经过各方深入探讨,发觉政府有以堵塞选举漏洞之名,剥夺市民补选投票权之实的嫌疑。为纾缓民愤,政府作了少许让步,但仍坚持不全面咨询公众,所以,补选存废可能要视乎今日游行人数、对专权霸道说不的声音有多大而定。"

摘编:李华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