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一周欧洲:抗议风暴冲击节约浪潮

本周欧洲一片动荡:不仅发生了许多抗议示威活动,还有大罢工的宣告。欧洲群起反对其政府的节约计划,然而走在不满群体前列的是法国人和西班牙人。此外,欧洲又多了一个让人操心的"孩子"-- 爱尔兰。

default

法国马赛的示威规模浩大

用核能来造币

Protest gegen Atomkraft in Berlin Dossierbild 3

柏林的反核能示威

抗议和不满充斥着本周的欧洲媒体。首先,德国柏林的核能反对者们针对默克尔政府的核能计划举行了抗议示威。默克尔为了省钱,打算大大延长核电厂的运营寿命。但在反核能者的眼里,德国政府此举实实在在是在玩火,现年已超过20岁的德国核电厂已经有了一定的磨损,一旦发生事故,会造成可怕的灾难。只要想想当年的切尔诺贝利,就能明白,这种危险是多么的现实。

然而默克尔政府急需要钱。她要通过延长已经得到足够报酬的核电厂的寿命,送钱给那些能源康采恩,然后从他们那里为燃料棒收取一大笔税款。

绿色感觉在德国复活

德国许多人为此感到愤怒。而他们本来就对默克尔领导的黑黄政府有极大的不满。过去几年里,几乎被人们遗忘的绿党--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致力于保护环境、反对核能的政党-在民意测验里忽然得到梦幻般的支持率,这也充分表明了人们对默克尔政府的不满情绪。

不愿多干活的法国人

Frankreich Nizza Streik Sarkozy Rente Rentenalter Protest Demonstration

尼斯的示威者

更生气的是法国人。本周法国近300万愤怒的人们为反对萨科齐总编的劳动改革走上街头。为了抵御国家破产的威胁,萨科齐要让法国人推迟退休时间。依据萨科齐保守政府的想法,法国人今后要到62岁才能退休,而不是现在的60岁。

萨科齐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但他并不打算退让。于是,法国充满斗志的各工会打算在今后几周里举办一系列的行动日。这意味着什么?对许多经常赴法国旅行的人再清楚不过了:那里将一切陷入瘫痪,没有地铁,没有飞机,没有邮政。

街道的愤怒

跟法国同志们一样,西班牙各工会也决心要制止他们的首相萨帕特罗的计划。西班牙雇员们指责萨帕特罗说,尽管他是社会党人,但他却要推行对雇主们示好的节约计划。这一政策导致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20%。为此,西班牙各工会决定周二举行总罢工。

然而,无论是西班牙的还是法国的工会都没有胜利的前景可言。这两个国家的议会都已经通过了政府大规模的节约计划。

欧洲政府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向他们的选民说明,支出大于收入总之是一个问题。

萨科齐、默克尔和其他各位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拿出的苦口良药之所以无法顺利分发下去,主要是因为,造成这场大灾难的罪魁们-- 银行,仍然可以一如既往地那样干下去。欧洲各国始终缺乏更严格的规定来制止那些行事随便的银行做危险的金融生意。

" 凯尔特之虎 " 变成了虫

而这方面还积压着大量的问题,这是本周爱尔兰所暴露的情况。那里巨大的债务山和未能得到解决的银行问题,使这个岛国成了令欧洲担忧的孩子。

Gedenkskulptur vor dem Irish Financial Servcies Centre in Dublin Irland 2010

都柏林金融中心

爱尔兰政府本周虽然得以再次获得贷款,然而,一场出人意料的衰退以及萎缩的经济让爱尔兰人深受折磨。批评者们已在窃窃私语:近年来人们借用亚洲四虎的称谓,给予这个国家以"凯尔特之虎"称号,实在是出自一个莫大的幻觉。

现在,除希腊外,葡萄牙、西班牙和爱尔兰正在受到欧盟的特别的审视。本周,各评级机构还威胁说,如果法国政府不尽快采取节约措施,将要撤消该国享有的最佳信用级别,即三A级。

另外一种震惊上周初穿越了斯堪的纳维亚。瑞典人选出一了个新政府,造就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统治该国几十年的社会民主党失败了。

瑞典系领带的新纳粹

一个右翼平民主义政党首次进入了瑞典议会。这个反伊斯兰的瑞典党,精神根植于种族主义的新纳粹思潮之中。对于瑞典那个以宽容著称的社会来说,这是一个震惊。

保守党的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虽然拒绝与身着典雅西服的这些极右党人联合组阁,但是,如果他找不到联合执政的合适伙伴,却不得不建立少数政府。对于一个始终需要多数的民主制度来说,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本周初,斯德哥尔摩的这起震惊事件让人们走上街头示威。他们呼喊着:不让种族主义者进入我们的议会。

千年计划峰会缩成了秋季闲聊派对

UN Milleniumsgipfel New York Angela Merkel Rede

默克尔在联合国千年计划峰会上讲话

本来,本周的政治聚焦点是纽约。然而,以默克尔为首的欧洲各国首脑们在那里却弄得污点斑斑,毫无光彩。因为,千年计划峰会本来的任务是至2015年在人类面对的大问题如贫困,饥谨,疾病等方面取得长足的进展,然而这个大会却在相当缺乏激情、缺乏资金的结果中收场。

欧洲各国首脑在他们自己的祖国也因此而受到本国媒体的鞭鞑。但民众对这种事情显然不太关心。因为欧洲人自己总体上也对未来、对失去他们的高生活标准充满了恐惧,尤其是德国人。虽然经济数字表明德国出现了繁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预计德国今年将获得3.3%的欧洲项级增长率。

来自彼岸的保护

对事物的感觉和客观事实的关系往往说不清道不白,这也是一名政治家遗孀本周所经历的:她的丈夫乌韦·巴舍尔(Uwe Barschel)是一名北德保守的政治家,在80年代成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历史上最大政治与媒体丑闻的核心人物。人们指责他对其政治对手进行刺探。1987年,两名杂志记者在日内瓦一家宾馆的浴缸里发现了这名丑闻缠身的政治家的尸体。

可是他的遗孀现在却说,他在继续保护着她。她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她通过一种媒介跟他取得了联系。一名女预言家已经跟这名前政治家通过话了,而据称一家电视台把这一切都拍摄了下来,这部纪录片将在10月播出。

这名政治家的遗孀弄不明白的是:公众为什么对她的陈述那么激动,还说她"见鬼"了,这让她感到摸不到头脑。

作者:吴安丽(Adrienne Wolterdsorf)编译:平心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