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一名25岁的年轻人写在柏林墙倒下25年后

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那一年出生的人如今已经25岁了。时至今日,这群年轻人如何看待德国统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对年份数字一向不太敏感,然而1989年是个例外--柏林墙在这一年倒塌,我在这一年来到人世。在向民主德国的民众打开边境时,我刚好6个月大;当我妈妈在电视看到这条新闻时,我流着口水、在她怀里睡得正酣。

我第一次有意识地见到柏林墙是在我从小长大的北威州鲁尔区的雷克林豪森市:一家屋前的花园中有一块柏林墙。它没引起我任何的想法,除了奇怪为什么会有人不在花园种美丽的花而是放一块旧砖石。

"(柏林)墙还在那里吗?"

16岁那年,我作为交流学生去了巴西。在陌生的学校的第一天,这两个问题迎面而来:"(柏林)墙还在那里吗?""东德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不会讲葡萄牙语,傻傻地呆在那里想:德国和东方有什么关系?还有,他们说的是什么"墙 "?女同学毫不气馁地继续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她讲的是民主德国(DDR)。我回答说:"不,墙不在了"--受语言和历史常识所限,我也讲不出更多了。

Greta Hamann

本文作者、现年25岁的德国姑娘哈曼(Greta Hamann)

一些年后,我上了大学。一个同学来自前东德的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的沿海地带。我当时想,"哦,海滩,好棒!"她说,"对,我是东边来的"。我愕然了,对啊,我完全没想到这点。对我而言,不存在东德、西德这样的类别划分。对我而言,一个人来自东德和一个人来自巴伐利亚、下萨克森是一样的。当然,各地有区域差异,人们讲不同方言,童年和少年的经历也有所不同。尽管如此,我们的共同点比我们的差异要多。

"别作出一副仿佛一切正常的样子"

可惜不是所有德国人都这么想--特别是那些从东部来的人不这样想。"别作出一副仿佛一切正常的样子",这是德国时代周刊(Die Zeit)近期一篇文章的标题。我感觉此话就像是对我说的,原来不是一切都好?

文章中,年轻的东德人讲述了他们眼中

德国在统一后仍然存在的问题

,以及他们讨厌西德人的哪些方面。"嗨,你又要回黑暗德国?"其中一名年轻人回家时,被他的西德同学这样问。另一名年轻人则抱怨西德人的自负--他们几乎不懂东德,却以为自己懂很多。还有一个人说,统一只是单行道:"它给东德带来了什么好处?很少。"

我给克劳斯·施罗德教授打了电话,他是柏林自由大学SED-Staat(德国统一社会党统治下的国家)研究学会的负责人,每天都与

这个课题

打交道。施罗德教授说:"很多东德人说西德人--特别是北威州人,对我们东德人不感兴趣,对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故事不感兴趣。事实上,确实如此。"我得出结论,自己就是特别自负的德国人中的一员。

Deutschland Geschichte Kapitel 4 1979 – 1989 Die Mauer fällt Grenzöffnung

柏林墙的倒塌是德国历史上重要的一章

更多年轻人认为:统一是福音

这里是科隆火车站,我在车站书报亭闲逛。这里有最新一期的NEON杂志--德国最大的面向年轻读者的杂志。这上面写着:78%的年轻人相信伟大爱情;一半年轻人认为,社会公正是最重要的政治目标;五分之一的女性会给自己的双臂去体毛。"这就是我们"--花哨的封面仿佛这样冲我喊着。杂志就不同的话题,共采访1000名18-35岁的年轻人。

这其中也包括德国统一。14%的受访者认为,东、西德差异巨大。2005年,这一比例是现在的两倍多。对于"你如何评价德国统一"这个问题,47%的受访者认为统一是福音,6年前这样认为的只有14%。如今,只有4%受访者认为,统一彻头彻尾地失败了。

我松了口气,想着这一切没有那么糟。调查清晰地显示出这样一个趋势:我们和时代一起进步。德国是个统一的国家,这一点今天几乎无人质疑。我们只需要再多等几年、更好地认识彼此、消除东西部间的不公正,总有一天优越的西德人会成为一段过往,与和平革命的图片并排在历史书上。那时,我们将为柏林墙的倒塌而高兴,并为曾经那些可笑的偏见而捧腹开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