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一党制如何应对日趋多元的社会

《法兰克福汇报》认为,中共的内部分歧日益明显,尽管各方都在强调维护党的统治,但是侧重点有所不同,似乎主要围绕如何应对不断增长的社会多元化问题。这种冲突可以溯源到最高层,可能与明年秋天的换届有关。

default

该报(6月15日)认为,过去中国问题观察家、尤其在香港试图"搜寻党内派别的蛛丝蚂迹",以图洞悉"严格的党纪背后的真相"。"近年来随着中国政府显得更加官僚化和可以测度,这种猜测也就愈加失去影响。可是从今年春季以来,随着众多的博客主和维权人士被逮捕,人们对可靠度的要求也就无声无息地被放到了一边,党内决策的无规律和不透明性质又凸显出来。

"即使权力最高层依然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事实上原则上的冲突迹象在增多,双方的表态都罕见地尖锐对立。背景可能是明年秋天的领导层更新换代,届时将不得不第一次在没有一个调和各种矛盾、为所有派别认可的党的教主领导下进行。……"

文章说,"最显眼、而且在西方迄今备受关注的就是关于如何对待毛的遗产的争论。" "强烈渴望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重庆"推动'红色文化'的复兴"。"人们在重庆又在大唱红色歌曲,看红色电视(没有广告但有许多党的斗争时代的说教),打红色排球,促进红色旅游,甚至要用红色教育转化监狱犯人。这只是民俗学的自我显示呢,还是与决定政治方向相关连,薄熙来有意不明说。然而有很多的派别团体,很明确地按照自己的意图回答这个问题。"

针锋相对的观点

文章以"乌有之乡"批判茅于轼和辛子陵以及《人民日报》最近的一系列社论为例,证明党内高层存在分歧。该文强调,"这个冲突不完全按照西方的自由派和专制派的界线分野,所有参与方都从维护党的统治出发,寻求实现这个目的最好办法。尽管有此共同之处,但迄今在党的教义中长期并存的一些对立观点现在似乎暴露出来。诸多倾向似乎都以为时机已经到来,开始明确地表示、公开地澄清在同心协力的外表下掩盖的分歧。除了纯粹的政治符号之外,似乎围绕的主要问题是,党如何以其唯一合法权面对不断增长的社会多元化。"

该报认为,"侧重点的不同可以追溯到政治局,当总理温家宝去年前所未有地频繁而明确地主张民主化的必要性时(当然他没有定义具体如何理解),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吴邦国就划清界限,表示中国绝不按照西方模式搞多党制、分权制和私有化。

"这个冲突不一定会以一方明确获胜而告终,现在就呈现出令人困惑的新的混杂交错的关系。被毛泽东抛弃的前中共党魁刘少奇之子刘源将军,最近要求防卫性地拒绝所有西方模式,同时赞同'新民主主义'的方案,并且将邓小平的'不讨论!'指令一劳永逸地画上句号。"

作者问道:"在这个背景下,官方继续对艾未未和其他被捕者沉默不语意味着什么?这个在7月1日第一次庆祝90岁生日的政党,是不大可能在可见的将来对此有一个统一答复的。"

摘译:林泉

责编:叶宣
以上内容摘自或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