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一位德国市场分析师眼中的中国经济

美国经济爆发危机以来,不少西方经济分析机构,都把希望寄托在增长强劲的中国市场上。而西方一般民众因为缺乏专业知识和对中国深入的了解,也很少能对如大银行或保险公司的中国市场分析,提出自己的质疑。但德国金融分析界开始异军突起的所谓"市场独立分析师"逐步地在试图填补这一空白。

default

一位中国股民面对金融危机 (美联社供稿)

质疑中国增长模式

阿列克瑟大·佩波尔(Alexsander Peball)作为经济学者从事"市场独立分析师"的职业已有十年了。这位以向理财客户提供所谓"股市分析快件"为生的年轻人,不从属于任何大公司,并声称自己和任何大型股市投资机构没有咨询合同。在他提供的产品中,绝对不建议或否决任何国家任何公司的股票或者债券。在与本台记者交谈中,他提出对西方对中国市场的通常分析的怀疑,指出:尤其是自己出售股票或基金的各大银行和保险公司,更是在自己的世界经济分析中,把中国经济的现状和前景描写得十分诱人。间或也有比如德国的德意志银行提出要警惕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和通货膨胀的声音,但在德国经济媒体中这样的声音,不属于主流,而提出中国增长模式问题的人就更少。佩波尔认为中国的模式是:

"中国的增长主要集中在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上。近年来,主要有地方政府融资。地方政府本没有融资的权利,却想尽一切办法,在预算外利用所谓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绕过法律的禁忌。这一点很像美国2007年爆发的次贷危机模式。"

质疑中国货币总量

观察德国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分析,会发现,在本国非常关注货币总量、始终大声疾呼要警惕通货膨胀的西方经济师,甚至包括大银行市场调查部经济师们,却很少关注中国货币总量从1997年以来,始终以两位数增长这个事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的中国经济研究专家在对本台记者谈起中国经济状况时,认为中国国家债务规模很小,所以即便货币发行很快,只要经济增长速度很高,也还问题不大。这和美国政府高负债不可同日而语。但佩波尔恰恰对此提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

"中国要增长,中国能增长,唯一的问题是不惜一切代价。中国政府主要不是通过公开负债,来解决增长需要的资金,而是通过过快过量发行货币。多年以来,中国平均每年货币总量增长超过20%。即便在2008年底2009年年初,美国政府在大幅度向市场注入资金,以救燃眉之急的时候,美国的货币发行量也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规模。"

Wirtschaft China Beijing

中国巨大经济增长数字的背后(美联社提供,摄影:Andy Wong)

质疑中国国家负债总水平

事实上,中国中央银行前不久提出的货币计划执行报告,印证了这位杜塞尔多夫孤军奋战的"独立市场分析师"的看法:43万亿过量发行的货币,即便在北京政府那里,现在也被定义为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重大挑战。当然,"独立"的身份并不意味着佩波尔拒绝和其他经济分析机构合作,甚至普遍怀疑那些机构对中国经济的分析。比方说对中国国家负债到底有多高,有没有接近或超过国家负债不能超过国民经济总值的60%的这条红线,佩波尔就选择了曾一度备受质疑的美国投资银行美林(Merrill Lynch)的分析:

"中国国家官方公布的国家债务负担不高,只有百分之二十;但如果把地方政府融资缺口也计算进去,这个负债规模,就可能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75%。这是美林-美洲银行提供的数字。"

作者:一通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