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一个民主国家可以杀人吗?

本·拉登的死讯传出后,德国舆论对美国这一"行刑"手段的争议就不绝于耳。一些国际法专家也发表了看法,德国3Sat电视台记者对著名法律哲学家Reinhard Merkel 进行了专访。

default

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藏身处


3Sat:您认为难道不应该把本·拉登送上了法庭吗?

Merkel:这当然是最恰当的做法,也是更好的办法,无论是从政治上、法律上还是伦理上看。但问题并不是,美国所选择的是不是一条更好的途径,而是-这样做是不是合法,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那么简单。

3Sat:针对一个恐怖分子首领的击杀到底能有多大的合法性呢?

Merkel:如果执行任务的士兵接到命令,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将他打死,即便他就地投降,这就不是合法的。我们要提的第一个问题是,在发生交火的情况下有针对性地射杀目标是不是能被称为合法?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是,在另一个国家-在巴基斯坦的领土上实施这样一项行动是否能被称为合法?因为这明显是一种侵犯别国主权的做法,但与"是否允许有目标地射杀本·拉登?"这个问题相比,后者的重要性显然小得多。我们可以说,如果有目标地打死本·拉登的做法能被赋予合法的解释,那么这件事发生在巴基斯坦的土地上,没有得到该国政府的同意,也就可以解释了,因为这可以被视为一种紧急防卫情况。但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是否能允许美国人有目标地射杀本·拉登?当然要考虑的是,他一开始曾和他的随从一起试图反抗。

3Sat:我们当然会联想到另外一个问题:西方能不能有针对性地杀死象卡扎菲这样一个人?

Merkel:让我们还是停留在本·拉登的话题上吧。是否能允许杀死一个恐怖分子,这并不是一个国际法特有的问题。美国曾表示,该国同本拉登处于战争状态,从国际法的角度看这同样是一个不合适的比喻。其实美国是消灭了一个本应该被送上法庭的重大犯罪分子。在判断是否具有合法性的问题上有两个视角,首先是刑事责任。本·拉登曾经犯下过无与伦比的罪行,因此他应该在法庭上被问罪。从这个角度看,即便一个人犯下了多大的罪也不能就这样被简单地打死。另一个视角是本拉登作为恐怖首领所意味的危胁,这并不涉及紧急情况下如何自卫,而是更多涉及他作为国际恐怖主义的灵魂和象征性人物,作为其资助者和动员力量所带来的威胁。如果我们先对这些问题作了仔细的判断和谨慎的权衡,我认为就可以说,在他们开始反抗的那一刻起,对准本拉登的射击就是有合法依据的。按照德国的法律,这可以被视为一种被动的紧急情况。在此适用的法律标准同自卫的情况很相似。这也是一个在各个法律文化中普遍被认同的原则。我认为,如果事实确实是美国方面所描述的那样,那么射杀本·拉登的行动是可以被赋予合法解释的,因为这是一种消除危险的手段,而不是因为这个人过去曾做过的事向他复仇。

3Sat:如果换成利比亚,情形会是怎样的呢?

Merkel:那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按照国际法的说法,卡扎菲是一个"国家的元首",形式上他还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这就涉及到国际法的根本问题。利比亚正处在战争中,顺便说一句,我认为这场战争不是合法的,但安理会通过决议把它合法化了。现在北约盟军所作的,就是把自己的行动限制在安理会决议允许的框架之内。杀死卡扎菲显然不在安理会决议涵盖的范围内,尽管英国人目前是这样宣称的。既然安理会决议没有这个授权,就应该适用国际法的标准:杀死一个国家的元首是非法的。

3Sat:默克尔总理以及很多政治家都公开表达了他们在听到本·拉登死讯时的喜悦之情。虽然本·拉登是一个刽子手,但是政治家们的这种表态还是挺让人难以接受的,不是吗?

Merkel:这不只是让人难以接受,甚至可以说,出现这样的场面让人感到非常遗憾。这种做法不仅有失体统,而且让人很难理解。一个政府首脑怎么能大言不惭地说:我很高兴有这么样一个人死了。她明明可以说:我很高兴,世界的梦魇终于结束了,恐怖主义的危险受到有力的回击。你不能说:我很高兴一个人没有受到法庭公正的审理就遭人射杀身亡了。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政府在政治语言的使用方面普遍缺少敏感性。这样的话根本不应该被说出口。

翻译:叶宣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