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一个中国农民工的采矿生涯

张勇凌(音)是一名典型的农民工:家住中国西南农村,背井离乡,成为北方产煤区的矿工。德国之声译载这篇通讯社的报导如下。

default

中国矿工

现在,50岁的张勇凌不得不再找新的工作。今年,当他回四川老家探望妻子和21岁的儿子时,他所工作的私营煤矿关闭了。"9月初我探亲回来,发现煤矿关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身材矮小、一头密实黑发的张勇凌一边吸烟一边说:"要是找到其他工作,就得搬到别处去。"

中国许多煤矿尤其是私营小煤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煤矿之一。鉴于矿主利益熏心、国内市场对煤炭的需求极大--毕竟,在中国能源结构中,煤炭所占比例高达70%--安全标准往往被忽视。

近年来,中国政府采取措施,陆续关闭私营小煤矿,因其产量相对较低,且不重安全,给矿工造成很大生命威胁。显然,张勇凌曾工作过的煤矿便属此列。只见一堆乱石垃圾堵塞了煤矿入口,一块墓碑样的石头上写着:"封矿。孝义县人民政府,2008年7月。"

几个月前,这家煤矿附近狭窄的宿舍区还住着大约100来名矿工,张勇凌便是其中之一。现在,显然一直被一层煤灰笼罩的简陋宿舍区只剩下他一人。

18年前,张勇凌怀抱挣大钱的希望,来到中国的煤炭大省--山西省当矿工。家小留守,他利用一切机会回家探亲,但有时也很难和亲人保持联系。"有时我三个月不打电话",他说。

像大部分矿工一样,张勇凌也碰到过工伤事故。12年前,他的右眼创伤,留下了永不退色的伤痕。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不算什么。"

确实,许多人的运气没他好,如上个星期离他所在煤矿往南200公里的襄汾县,一座尾矿库即放置采矿废泥水的大坝发生溃坝事故,倾泄出几十万立方米的泥流,淹没了整整一个小村庄。据官方报道,截至9月15日中午,遇难人数已超过250人,其中许多人都是像张勇凌这样的外地人,而且许多人是无名遇难者。据估计,淤泥下恐怕还掩埋着数百名遇难者。山西省省长已因此辞职。

张勇凌所在的煤矿关闭前,他每月工资3千元。他认为"还可以"。他告知也有赚6千、8千的,但属少数,平均工资是3千。工作时间是每天6到7个小时,每周7天。他说:"有活儿干你就得利用,因为干得越多,赚得也越多。"当被问及是否可以领取失业金时,张勇凌大笑说:"那是国有煤矿的矿工享受的待遇,我们小人物可没这样的福利。"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